2012年9月13日 星期四

花與月 第九章激情戲 創作雜感

喵~~~雖然還不能貼激情戲出來,還是先把後記寫完,放久了會忘記。



貓第一次寫激情戲,好累!


貓的寫作順序有點奇怪,先寫了滾床單的契機,開頭不明顯的挑逗,最終階段,然後才回頭補完前戲。


不可思議的是,快感的層次比想像中好寫,受方的情緒也很容易描述,至於攻方的情緒好像沒什麼可寫的。


收尾也很容易,但是前戲真得很難寫,想了好久,不知該如何用中文來說明那些動作。為了讓故事的甜度,達到蜂蜜水的等級,貓使出了全力,寫了一兩個星期,腦中自動飄出來的情節都只有片斷,最終仍舊得靠自己將破碎的靈感拼揍完整,還得看一大堆參考資料。


寫完以後,腦漿溢出、失血過多,真的是筋疲力盡!即使貓可能寫得不夠好,再重看一遍時,仍然會想替自己拍手。



之所以想挑戰激情文的原因有三:


1.幾乎找不到合乎貓喜的中文激情戲(尤其是GL),既然不合胃口,那就自己來調味。


2.受了黑舞二英文同人小說的影響,忍不住手癢想挑戰看看,就像個學會了新招的徒弟,會想下山去找人打架。


(從文中可以窺見貓被英文網友影響過的痕跡)


3.對中文界h小說的反動。


中文基本上可分成兩種類型:
其一:從各方面來強暴、凌虐某方的肉體與精神來達到快感。
貓看了這種就會兇性大發,甚至想用更殘暴的手段來凌虐施虐者或者有想殺人的衝動。


其二:以愛情作為基礎的你情我願滾床單。
貓看了還是不太滿意,多數都在強調痛感,好像受方理該接受攻方給他的痛苦,都要咬牙忍耐到最後。
要不然就是快感的描寫不夠(除了狀聲詞之外拜託寫點別的東西),要不「出手」的順序非常奇怪,貓都會嚇一跳,怎麼這麼突然?


貓最受不了一點的就是,經常都會和「髒」扯上關係,還有「淫蕩」「賤」等奇怪字眼滿天飛,根本就沒必要用上那些字。
難道 一定「髒」嗎?看在貓眼裡,真是太奇怪了。


喵~~~貓偏要特立獨行,和大部分人的作風相反,(與生俱來的奇怪習慣)
就算是滾床單,也要給人一種純潔無瑕的感覺,就像風中搖曳的白色百合般單純而自然。


不過,貓的文似乎徹底洩露了蕾絲邊們閨房裡的祕密,貓會不會被她們追殺啊?


不慎掉進第九章或者好奇一腳跳進去的人,大概會吐槽貓是個蕾絲邊吧?


第九章只是個幻想,某隻百合控對GL的妄想~~~


 




 


喵~~~貓很喜歡開頭的獨白,如果要貓再寫一次的話,恐怕無法寫得比這個更好了,雖然貓有點想挑戰浴室水嬉。


寫的時候,貓想起一件事。某次上課時,老師要我們用英文寫類似俳句的東西。
當時貓的肚子很餓,就寫了這樣的句子:A sea stiring withing your body.
這句子當場引起全班的驚呼,貓不太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現在回想起來,同學們大概是想歪了,想到色色的地方去了。
「水」在文學裡,算是一種暗示情色的意象,他們八成是想起了情色文學理論,真是夠了!(外文系的對這方面好像都比較開放,不會用異樣的眼光去看,但就是會讚嘆一下)


寫完檢查時,貓發現了一件好玩的事。貓確實用上了情色文學理論中的東西。「頭髮」在情色文學中,也算是一種暗示。看在別人眼中可能會有點莫名奇妙,「撫摸頭髮」是個相當親密的舉動。小學時坐在貓後面的同學,有幾個都會把玩貓的頭髮,是女生的話,貓倒不怎麼介意。有次有個男同學也在偷玩,貓當下非常非常地想揍他,直覺他是個變態!


貓用了很多與「水」相關的字詞。並非刻意去用,只是憑著一股直覺,好像用「水」來譬喻那些感覺最為貼切。
原本是要讓主角們互攻互受,但是貓想起小花不會親近別人,認定自身一輩子孤獨,就算她對性感到好奇,應該也不會特別去注意,結果她幾乎完全處於被動狀態,也許該給小花一個逆推的機會。



動漫中 H一字的原義是變態,但在貓的概念裡,H 等於High-Higher-Highest,是一個具有層次的互相取悅身心的過程。
貓寫第八章的目標是,寫出情色文學中的Erotica,即使鉅細靡遺地描繪過程,但仍要保持身體的神祕與美妙,感覺要「情」多於「色」,還要把從英文網友身上學來的寫作技巧應用上去。


貓覺得是有達到目的了,第九章的味道,吃起來確實像是蜂蜜水般甜蜜,帶有溫馨的味道,但是木天蓼的味道太強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