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GL小說短篇 Captive--縛

喵~~~十五禁,慎入。有SM情節,請勿模仿。


纏繞著我的罪的鐵鍊被墮天使撿到了,她拉著鐵鍊的另一頭,慢慢將我扯進地獄深處,無法違抗的我註定與她一同被業火焚燒殆盡……


「來吧!婉,今天也要像平常那樣滿足我。」
魅姬用她甜美稚嫩的嗓音輕聲地說著,但她嬌滴滴的聲音聽在我耳中卻像來自地獄深處的呼喚。
她將一根針進我的手心,針與肌膚接觸的瞬間,一股冰涼冷冽刺入了我的心中。
「魅姬,我們一定要這樣嗎?」
我皺起眉頭,有些為難。
魅姬原本雀躍的臉孔倏然變得有些陰沉。
「婉,一切都是因妳而起,妳要負責。今天我要妳用針刺入我的指甲縫裡。」
「魅姬,我…我…辦不到…」
我看著掌中的縫衣針吞吞吐吐得說道。
「什麼辦不到?妳又不是第一次這樣對我。」
她的雙手捧起我的臉,強迫我看著她,她的臉上有著無限的純真,如同一個孩子央求著糖果的可愛表情。
「婉,我每天都在期待,期待妳對我做這件事,別猶豫了,快點!」
她的雙手移到我的肩膀,稍微用力地抓緊了我,像是一頭絕對不讓獵物逃脫的野獸。
「魅姬…」
無法違抗她的意思,我顫抖著,拿起她的左手,依她所言,緩緩將針戳進她的指甲縫中,幾滴豔紅的鮮血滴了下來。
「啊!婉…還要…」
針扎的痛感令她興奮,她要求我給她更多傷害。
無奈的我反覆將針刺進她白皙的皮膚,地上的鮮血越來越多,渲染出無數狂野綻放的花朵。
魅姬淒厲尖銳的叫聲振盪著我的鼓膜,沾染在我手上的血滴彷彿是在控訴著我所犯下的罪愆。


「啊!婉,夠了。幫我包紮傷口。」
聽到這句話,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恍若在此刻得到解脫的不是肉體被折磨的她而是對她施暴的我。


我拿出魅姬家中的醫藥箱,仔細地幫她消毒傷口,包紮好後,坐在一旁的她像隻乖巧柔順的小貓,輕輕地貼著我的上半身,不知該說什麼,我只是靜靜地看著她。


我不是熱愛欺負別人的人,也不喜歡做這種事,但是我不得不承認此刻的魅姬看起來美麗異常。
原本梳得整整齊齊的日式公主頭,現在凌亂地披垂在她身上,幾束髮絲掛在她的臉上,但她看起來一點都不邋遢;魅姬反而散發著一種頹廢的美感,像是長年地地獄業火燒灼的墮天使,即使傷痕累累,依舊美麗如昔。看到她這種模樣的男人,想必會為她痴狂。


似乎是累了,原本靠在我身上的魅姬現在枕在我的膝上小睡,一副安詳的表情。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懂為何事情會變成這樣,那天我只是想要向她確認某件事……


 


我和魅姬在樓梯上不期而遇,我想趁機向她問一件很重要的事。


「魅姬,妳喜歡徹嗎?」
「徹?妳很在意嗎?」
「因為我對徹……」
聽到這句話的魅姬笑了。
「呵呵!婉,既然妳那麼在意,我不告訴妳。」
「魅姬,回答我!」
「不要!我不說。」
她邊說邊玩弄著她漆黑的髮絲。
她不正經的態度惹惱了我,我步步逼進她,想要她的答案,有點驚訝的她也一步步後退,站在樓梯平台上的我們沒注意到台階在她的後方,一腳踩空的她摔下樓梯,來不及拉住她的我匆匆忙忙得跑向她。


「魅姬!魅姬!魅姬!妳還好嗎?」
我顧不得平日穩重的形象,手足無措地大叫著。


「婉……」
倒在地上的她睜開了眼睛。
「撐著點,我帶妳去保健室。」


保健室的老師不在,不擅長處理傷口的我只好硬著頭皮拿起各類藥品與棉花棒試著幫她消毒,很幸運地,當我拿起紗布要幫她包紮時,老師來了。


「有人受傷了?我看看。」
老師看了她的傷口,熟練地替她包紮。
「好多擦傷,但不是很嚴重。同學,妳是怎麼受傷的?」
「老師,我不小心從樓梯摔下,還好路過的婉看到了。」
「同學,下次要小心點。」
「謝謝,老師。」


我扶著魅姬走到下一堂課的教室。時間還早教室裡都沒人,可是待會一定會有許多同學來關心魅姬的傷勢,魅姬一向很受歡迎。


「魅姬,妳剛才為什麼不說實話,明明是我害妳摔下去的。」
「婉,別說了,這件事就當作我們的秘密,但相對地,妳要付出代價。」
「魅姬,妳想要我做什麼?」
「呵呵,是很簡單的事,妳一定辦得到。」
受傷的魅姬微笑著,但她的笑容卻讓我心神不寧。
「婉,以後,妳都要跟在我身邊,還有假日時,妳要來我家陪我。如果妳拒絕我的話,我就……嬉嘻嘻嘻……」
她令人毛骨聳然的輕笑聲襲擊著我的每一吋毛細孔,全身冷汗的我戰戰兢兢地答應了她的要求。


之後,其他來準備上課的同學,看見魅姬都來詢問她的受傷的事情。
魅姬遵守了約定,絕口不提我害她摔下樓梯的事情。
魅姬的回答一略是:「自己不小心跌倒」、「婉說會照顧我」、「很快就會好了,謝謝你的關心」諸如此類。


當天的課程結束之後,我送魅姬回家。
每天,我都去接送魅姬上下學,直到她的傷口痊癒為止。假日時,我也去她家陪她,那時的魅姬並沒有任何異常。


同學們都以為我和魅姬成了好朋友,但實情根本就不是那樣,我只是為了守住秘密才待在她身邊。


某天我在魅姬家中和她獨處時,她突然開口對我提出奇特的要求。


「婉,妳喜歡徹嗎?」
「對,那天我才會那麼激動。」
「婉,妳大概不知道一件事吧?」
「是什麼?」
「我要妳對我做一件事,自從跌下樓梯之後,我就很希望妳能這樣對我。手伸出來!」
我按照她的要求,攤開手掌,她將一根針放進我的掌心。


「針?魅姬,妳要我縫衣服嗎?」
「不!不是!我想要妳……」


坐在一旁的她,現在背對著我,伸手撥開她背後的長髮,露出雪白無瑕的肌膚。
「用針刺我的背!」


「魅姬,妳是認真的嗎?會受傷的。」
我握著針的手不住地顫抖著。


「婉,我是認真的,來吧!」
魅姬低下頭去,等待著我對她做那種事。


「可是……」
「妳又不是第一次害我受傷,有什麼關係?」
「魅姬,我……不是……不是那種人……」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我想要再一次地感受妳給我的痛……我無時無刻都在想這件事……」
「魅姬……」
「婉,難道妳希望別人知道那件事嗎?」
「不……」
「那就快點動手!」


無法違抗的我顫抖著拿起針,刺入她白皙的皮膚,一滴滴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我的心。
當下的眼前的世界都染上了一層赤紅的色彩,只有魅姬是一片純白,而我是用雙手污染了她純潔的那個人,害她受傷的罪惡感再次爬進了我的心,久久無法平息。


感受到疼痛的魅姬不但不求饒,不叫我停手,反而用她那如泣如訴的聲音不斷要求著我繼續傷害她。


滴落的鮮血……


魅姬的尖叫聲……


手中縫衣針的冰冷觸感……


全部都令我作噁!但最令我厭惡的是--為了守住秘密無法違抗魅姬的自己。


凡事有一就有二,之後魅姬經常要我在兩人獨處時,凌虐她,再替她處理傷口。我和她之間就持續著這種不正常的關係。



醒來的魅姬,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靜靜的坐在我旁邊。
「婉,妳的臉色不太好,怎麼了?」
她的手輕輕得貼著我的臉,她的手很溫暖,但一股寒意卻爬上了的我的背脊。
「魅姬,妳明明就知道我不喜歡做這種事,為什麼妳……」
我用哽咽的聲音詢問著。
「婉,妳很痛苦嗎?對於我們的關係……」
「魅姬……妳為什麼不肯放過我?」
「好吧!婉,畢業典禮之後,我就讓妳自由。」


 


畢業當天,魅姬不再像之前那樣黏著我了。
典禮結束之後,同學們忙著在校園拍照留念,打算要為大學生活做最後的餞別。
徹向我告白了,但我拒絕了。


徹向我告白的時候,我的腦海中浮現的是魅姬的身影,她淒厲的尖叫聲,散發著頹廢美感的她……


她放開我之後,滿足她奇特的慾望的人會是誰?是男?是女?


那個人下手的時候,會注意力道嗎?


那個人凌虐她之後,會像我那樣仔細地處理她的傷口嗎?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突然覺得好想見魅姬一面。
我在校園裡四處奔走著,然後我找到她了。
魅姬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同學站在一排鳳凰木下,我聽見他們的談話。


「魅姬,我喜歡妳。」
「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只有她才能滿足我。即使不情願,她也會滿足我的慾望,而且總是細心地處理我的傷口。」
「沒關係。我只是想將這份心意傳達給妳,再見!」
男同學笑著揮手道別,然後離開現場,目送他離開的魅姬看見了我。


「婉?妳在這裡做什麼?」
魅姬好像很驚訝我來找她。


「魅姬……我只是……妳剛才和那個同學說的話,是認真的嗎?」
「婉,妳聽見了,剛才的話…」
「是的…」
魅姬的雙頰瞬間染上一層紅霞,我不曾看過她那種羞澀樣子。


我像是著了魔似的,抓住她的肩膀,霸道地占據她的雙唇,舌頭滑進她的口中,不時地吸吮啃咬著她。
親吻結束時,魅姬疑惑地看著我。


「婉,我答應過要讓妳自由的……」
「對,但是太遲了!」
「婉……」
「魅姬,妳要讓我自由,但我卻不想讓妳自由……」


我再次占據魅姬的唇,並且緊緊地擁抱她。


就讓我們繼續用纏繞著我的罪與妳的血的鐵鍊緊緊地束縛彼此,一同墮落進地獄深處,燒出一片與鳳凰花同樣璀璨絢麗的光輝……



後記:
喵~~~貓又寫了篇重口味的文…被嚇到的人,對不起!
這幾天家中的養的狗一直在搞自虐,吵得貓心神不寧,兇性大發,貓就想了這個故事。
貓曾經不小心吃到SM故事,劇情大多是S玩的很開心,M一直喊不要;貓覺得這樣很無趣,要虐就兩隻一起虐,只有M被虐實太不公平, 貓想要M被虐身S被虐心,劇情看起來像是M把一個沒S傾向的人,調教成她喜歡的S。怎麼好像被虐的魅姬才是S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