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GL小說 花與月 第九章 Melting 融化 (18禁,過激H,慎入)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如此渴求著她的靈魂,依戀她的手指在我體內的溫度……


 


Erica下定決心之後的隔天,她盡量表現出鎮定的樣子,不顯露出一點破綻。
吃早餐時,Erica鼓起勇氣向金髮少女說:「Cynthia,今晚回來房間睡,妳說過沙發不好睡。」
「可是……我……」她有些為難。
「Cynthia,沒有可是,妳一定要來。」Erica的語氣夾雜著不容拒絕的堅定。


 


Cynthia,妳一定要來,因為我要……


 


晚上,Cynthia按照Erica的意思來到房間,沙發上的枕頭和棉被早已被Erica拿了進來。金髮少女一進門,Erica就把她壓在牆上。


 


「唔!」
撞上冰冷牆壁的痛感與Erica的重量讓金髮少女不禁驚叫出聲,她還來不及反應,兩隻不屬於她的手掌已經貼上她的頸子。
「夠了!Cynthia,我已經受夠了擔心害怕妳會離開我的日子。」Erica掐著Cynthia脖子的雙手緊捉著她,不讓她有半點掙脫的機會。
「妳想做什麼?Erica」金髮少女異常平靜地問道,絲毫沒有要掙扎的跡象。
「其實妳討厭我吧?那天的吻也不過是在睹氣。」
「唔……不是……」脖子被箝制住的Cynthia勉強地擠出否定。
「妳應該想離開我吧?」Erica的手微微用力。
比起此刻難以呼吸的痛苦,金髮少女更在意的是Erica的疑問還有她的脫序的行為。
Cynthia原本打算這幾天先和她保持距離,等雙方都平靜之後,也許她們還能回到以前的關係,果然一時衝動時所鑄下的大錯是很難彌補的。
Erica很少表現出強烈的情緒,猶如沉封已久的萬年冰山。她的表情經常保持著一貫的漠然,一副就算世界末日也無所謂的樣子。
現在的她和平常判若兩人,她實在無法把眼前目露兇光的少女和那位在書房中閑靜閱讀的少女聯想在一起,但她們的確是同一個人。


 


Erica到底想要什麼?


 


「不管怎麼說,我都是個怪物!就是因為有我在,媽媽和外公才會死。」逐步陷入瘋狂的少女,娓娓道出她沉封已久的心事。


 


怪物?妳是一直這樣看著自己嗎?Erica……


 


Cynthia想要說些什麼,卻因呼吸困難一個字也沒擠不出來。


 


不是的,不是的,妳不是……


 


「我只會招來不幸,只會招來滅亡而以。破滅之血本為毀滅而生,那天我本該離開這個世界,如今我卻還活著,這是個錯誤……」Erica看著映在Cynthia眼中表情扭曲的自己繼續滔滔不絕的說下去。


 


妳的存在從來就不是錯誤……


 


Cynthia想要告訴她這句話,但她的雙手還是牢牢地掐著她。


 


Erica看著金髮少女越來越痛苦的表情,一時心軟,雙手稍微放鬆,但還是定住她,不讓她有逃離的餘地。
Cynthia總算有機會喘口氣,她咳了一下,取回足夠的氧氣之後,她口中吐出的不是求饒而是對方的名字。
「Erica……」
原本Erica預料,對方應該會用充滿恐懼或是鄙夷的眼神看著她,然而金髮少女的眼瞳中除中依戀和疑惑之外什麼也沒有。
「為何不反抗?」看著這樣的她,Erica感到相當驚訝。
「我相信妳。」
「相信什麼?」
「我相信妳的心是溫柔的,我相信妳的存在不是個錯誤,就是因為有妳在,我才能活到現在。原本,我想要好好珍惜,妳撿回來的這條命,所以我想好好活下去。但是如果妳真的想要這條命……那麼……」金髮少女的堅定語氣傳達了自己對她的絕對信任。


Cynthia閉上了眼睛。
「動手吧!」這句話像魔咒般一瞬間抽乾了Erica的所有力量,她鬆開了貼在金髮少女脖子上雙手,走到床邊背對著她坐下。
「對不起。Cynthia,也許妳該離開會比較好。妳跟我不一樣,妳可以找個愛妳的男人保護妳一輩子。我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人,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殺了妳的。」
「Erica……」出乎金髮少女的預料之外,對方居然要她離開。
「在我改變心意之前快走!妳只是無處可去才待在這裡的。」Erica不知道她是否會再次萌生殺意,也許現在就讓金髮少女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Erica……妳實在太任性了,表現出一副需要我的樣子,卻又想把我推開嗎?」金髮少女皺起眉頭。
「Cynthia,別說了,到妳想去的地方,別再回來這裡。」Erica勉強自己說出違心之論。
「為什麼?妳還在氣我又吃下了妳的血嗎?還是前幾天吻妳的事?」
「六年前開始,我就習慣一個人。為了保住血的祕密,不和任何人往來。自從妳留下來之後,一切都變了。我開始害怕,害怕又會失去……我想要獨占妳……永遠……妳還是趕快離開我這個怪物比較好!」Erica拼命忍住想哭的感覺,但微微顫抖的肩膀還是洩露了她的情緒。


Cynthia搖搖頭。


「Erica不是什麼怪物,Erica就是Erica,Erica只是個平凡的女孩,會哭泣也會感動。」金髮少女走到Erica的背後,手掌順著她的長髮輕輕地撫摸著,想要安撫她的情緒。


「Erica……請妳回頭來看著我。」
「Cynthia,妳怎麼還不走,不是叫妳到妳真正想去的地方嗎?」Erica壓抑著喉中的哽咽,繼續表現出拒絕的態度。
「我只想留在妳身邊……」
「騙人,這幾天妳都在躲著我。」Erica冷嘲熱諷地說著這句話。
「對不起,自從吻了妳之後,我發現除了吻之外,我還想要更多。在我能克制住那樣的欲望之前,我無法面對妳。」金髮少女有些心虛地道出了自己不為人知的祕密。
「欲望?」Erica感到有些疑惑,金髮少女究竟對冷漠的自己有什麼期待。
「我想要親吻妳柔軟的雙唇,想要碰觸妳的每一吋肌膚,想要與妳分享彼此的體溫。明知道這樣的想法只會讓妳困擾,但我就是情不自禁……」
聽到這番話,Erica回過頭來一臉無奈的看著金髮少女。
「Cynthia,我不能愛人,也不能被愛,我只能愛上和自己相同血脈的人。」
「別人不能愛妳,但是我可以。」Cynthia邊說手一邊撥開Erica耳邊的頭髮。
「夠了!別說了!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妳報恩!」Erica冷冷地說道。
「都不是!我沒那麼偉大,選擇愛妳是我個人任性自私的行為。我想要成為妳難過時為妳拭去淚水的手帕,成為妳脆弱時能依靠的肩膀,成為妳寂寞時所需要的溫暖。」金髮少女在Erica耳邊細語傾吐著令人羞赧的愛情告白,接著她輕咬著她的耳垂,帶著氣音對她說:「我愛妳,Erica。」


Cynthia鬆開繫住公主頭的寬邊緞帶,手指輕輕的滑過如瀑布般直順的紫色長髮,抓起幾把髮絲,把玩著。她拉下Erica連身裙後方的拉鍊,緩慢地脫下她的連身裙,布料磨擦的觸感讓她微微的顫抖。
她淺淺地吻著她,手指繼續迷戀撫摸著她的長髮,試圖挑起沉睡在她體內的慾望,某種酥軟癢癢的感覺從她的髮根傳來。金髮少女輕柔地把Erica推倒在床上,充滿了柔情的翠綠色眼眸,筆直地凝視著她。
「Erica,我想要妳……不論是冷漠的妳、熱情的妳、脆弱的妳、堅強的妳……」Cynthia呢喃傾吐著她的心意。
她的告白與她率直的眼神令Erica動彈不得,她躺在床上看著她。眼前的金髮少女毫不猶豫在她面前脫去身上所有的布料,看見一絲不掛的她,Erica尷尬地別過頭去。


她跪在Erica的旁邊,彎下身,舌頭滑過她的頸側,她本能地伸直脖子,迎接她的撫觸。她的舌尖靈巧地在Erica潔白的頸項上來回輕舔著,引起陣陣呻吟。舌尖延著頸子一路來到了鎖骨, 就連牙齒也加入戰局,輕輕地啃咬白皙的肌膚,留下幾枚淺淺的紅印。


Erica極端地排斥與人親近,與人碰觸,更別提這種親密的舉動。她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與某人做這種事。床笫之事,她並不清楚。那種事情,與她無關,與流著污穢之血的她無關。明知可以拒絕,她卻放任眼前的人對她為所欲為,無法抗拒,彷彿如果是Cynthia的話就可以,可以肆無忌憚地碰觸她,挑逗她,一切都是那麼地理所當然。


Cynthia一邊啃咬她的鎖骨,一邊脫下Erica的內衣,放到一邊。她的渾圓貼在Erica的胸前,慢慢劃圓。Erica的呼吸變得急促,她閉上眼睛感受著對方貼在她身體的溫度。在她的印象中金髮少女的身體曾經冷得像冰,沒想到她竟是如此溫暖…


金髮少女停下動作,低頭看著身下的人。Erica的臉頰早已染上一抹夕暮的顏色,半瞇的眼神撲朔迷離,呼吸時輕時重,喉間傳出細微的嗚咽聲。金髮少女心滿意足地欣賞著她的傑作。


「Erica,喜歡我這樣對妳嗎?」Cynthia柔聲地問著。
對方靜靜的看著她,沒有回答,雙手圈住她的脖子,將她拉近,覆上她微微張開的嘴唇,淺淺地吻著眼前的人。Cynthia瞇起眼睛,感覺到她的吻越來越深入,舌頭滑進她的口中,靈巧地吸允著她的舌尖,金髮少女在Erica的挑逗下發出嘆息。沒有距離的兩人,交換著彼此溫熱的吐息。她們的舌頭糾纏了好一陣子才放開,在空中牽起一條銀絲。


Cynthia的手不安分地在戀人的大腿之間游移,悄悄地撫上最後一道防線。
「Erica……可以碰妳嗎?」金髮少女的臉上開出了淡淡的粉紅色。
Erica將對方的手更加拉近她的私密處代替回答,她摸到底褲上沾染了些許黏稠的液體,明白這是對方的默許,金髮少女慢慢地脫掉她的底褲,她屈起雙腳配合,讓她得以順利除去那層阻隔著兩人的障礙。


金髮少女的手指小心地進入Erica的體內,她不敢一下子就深入,怕弄痛了她,即使在指腹探入的瞬間,她感覺到Erica已經相當溼潤。她的一根手指延著入口輕輕磨擦,順著透明黏滑的液體,慢慢滑入內部。她的溫暖溼潤的內部包容著她的手指,Cynthia好喜歡那種感覺,如同被母親羊水包覆著的安心感。


 她的手指在Erica的體內來回抽送,她弓起身子,喘息著,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陌生的快感從她的手指與她私密處交疊重合之處緩慢擴散,她分不清這究竟是折磨還是愉悅,也分不清她到底希望Cynthia停下還是繼續。她屈起手指用力地拉扯床單,想藉此舒緩她的無所適從,卻徒勞無功。原本就紊亂的呼吸越來越不規律,迫使她得不時地大口喘息,才能取得足夠的氧氣。她的喘息與呻吟迴盪在只屬於兩人的靜謐裡。


某種無以名狀的東西在她心中滋長著。她的身體本能地迎合著Cynthia,彷彿她不再是她自己。長年的孤絕感開始崩裂瓦解,凍結成冰的心逐漸融化,身心漸漸與她融合。Erica的手臂不由自主地勾住金髮少女的身體,把她拉近自己,想要與她更加地緊密結合。


「啊……再……再深一點……」Erica邊呻吟邊央求著。


Cynthia依言讓手指更加深入,她摸到她體內一塊較硬的地帶。她勾起手指,用指腹輕輕按壓著那個位置,慢慢加重力道。


「啊!嗚……啊……嗯……Cynthia……」
Erica的呻吟聲隨著對方的動作提高八度,她不住地扭動全身,顫抖著,十根手指掐進對方的皮膚。
每當那個位置被壓到的瞬間,她的身體裡就像有電流在四處亂竄,那種感覺似痛非痛,卻像令人成癮毒藥的般,她還想要更多……


Cynthia感覺到Erica體內炙熱的溫度還有不斷流出的液體,這一切都證明了,Erica很享受她給予她的東西。她看著身下的少女隨著自己的撫弄而興奮,看著她的身體因她而起舞,看著她的靈魂為她而瘋狂,金髮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與新月相同的弧度。她想令她更加失控,想聽聽她更誘人的聲音,她追加了另一根手指,繼續在她身體深處的最敏感的地帶,時輕時重地按壓著。感覺到兩根手指的入侵,Erica的手更加用力的陷入對方的皮膚,在她的背上留下了十道新月型的痕跡。Erica不斷地呻吟著、喘息著,就連體內的血也在奔馳著、沸騰著,渴求著解放的瞬間。Cynthia卻慢慢退出手指,毫不猶豫地品嘗沾染在手上,屬於Erica的最私密的味道。她的舉動,讓Erica緋紅發燙的臉頰又上升了幾度。


她從床上坐了起來,氣喘吁吁問:「Cynthia,為什麼……停下來……我還沒……」
「我想讓妳更舒服。」金髮少女露出甜美的微笑。
「什麼……意思……」這話讓Erica的臉上幾乎要冒出火來。
「Erica,趴下,抬高妳的後面。」
「可是那樣很丟臉……」Erica遲疑著到底要不要照做。
「Erica,相信我。這次我會讓妳解脫。不會丟臉的……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金髮少女雙手捧著她臉,試圖說服她。
「Cynthia……」Erica想快點從欲求不滿的狀態中解脫,只好照她所說的跪趴在床上。


金髮少女讓Erica吸吮自己的手指,接著將濡溼的手指放在Erica後方的入口,輕輕地劃圓按摩著。受到刺激的部位傳來了跟剛才截然不同的,有點輕飄飄的快感,像是層層擴散的漣漪,Erica體內尚未平息的慾火又被點起。
「啊……啊……」她再次呻吟起來。Cynthia的手指稍微伸進後方的密穴,她的身體緊縮了一下。
「乖,不要緊張,放輕鬆……」金髮少女撥開戀人披垂的長髮,舌頭在她的背上輕舔著,她的身體漸漸放鬆下來,她的手指開始在她的後方的入口淺淺地、溫柔地來回抽送著。Erica並不排斥那樣的感覺,相對地,她覺得很舒服。
「啊……嗯……Cynthia……哈……啊……」她忘情地呻吟著,身體配合著對方的節奏律動著,她的手指輕輕抓著床單,在其上掀起細小的波紋。即使感到舒服,但仍然平息不了她的慾火。
「Cynthia……我想要……那裡……也被……」Erica斷斷續續地提出她的要求。聞言,金髮少女立刻做出了回應。她另外一隻手的手指,從後方伸進Erica的私密處,摩擦著另一個敏感點。
「啊!啊!Cynthia……Cynthia……」Erica開始尖叫,全身顫抖,胡亂拉扯的手指抓皺了床單。


被按壓過的身體深處尚未消褪的餘韻……
受到刺激神經末稍……
被摩擦的私密處上方的異常敏感點……


快感從三處向她襲來,挑戰著她感官忍耐的極限,她的手指令她瘋狂,前後夾攻的快感強烈得令她窒息,幾乎快要無法承受,理智早已遠去,她只希望Cynthia快點平息她體內蠢動的慾望。突然,她劇烈顫抖的身體開始抽搐痙攣,腫脹發熱的私處壓迫著對方,金髮少女捉準了這個時機,猛然加快抽送的速度。她緊縮的內壁推擠出她的手指,流出大量透明清澈的液體。最強烈地快感淹沒她的那一瞬間,她筋疲力盡地倒在床上,聲嘶力竭地喊著對方的名字。結合的感動令她流下了淚。她不敢指望有人會愛她,更不敢奢求,有人會用心地疼愛著、照料著她的身體,撫慰著她的脆弱敏感。聽見啜泣聲的Cynthia,憐惜地摸著她的頭髮。
「Erica,妳在哭嗎?我弄痛妳了嗎?」
「沒有…嗚…只是…」Erica抽抽噎噎地說著不完整的句子。
「我不是為了看妳哭才這麼做的。」Cynthia扶起趴在床上的戀人,將她摟進懷裡,一手輕輕地拍打她的背。
「妳流了好多汗。」金髮少女放開她,起身就要離開。
「等等,妳要去哪裡?」Erica捉住她的手,不安地詢問著。
「Erica,我只是要去拿毛巾,妳不喜歡渾身大汗就睡覺。」聽到Cynthia對的回答,Erica鬆開了手。


 


拿著毛巾回來的金髮少女,仔細地擦拭著戀人的身體。從臉開始,接著是前面,然後是背部。側躺在床上的Erica,還沒等她擦完就睡著了,發出深沉均勻的呼吸聲。Cynthia寵溺地看著她,替她蓋上棉被,在她額頭落下一個吻。「晚安,我的孤獨之花。」


 


金髮少女將毛巾放回原處,走回房間,與她的戀人相擁而眠。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45306626-gl%E5%B0%8F%E8%AA%AA-%E8%8A%B1%E8%88%87%E6%9C%88-%E7%AC%AC%E4%B9%9D%E7%AB%A0-melting-%E8%9E%8D%E5%8C%96-%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


 


1 則留言:

  1. 全民瘋跨界~留言送最新Samsung跨界相機!

    親愛的網友您好

    想要體驗最新Samsung GALAXY最佳跨界體驗相機嗎?
    只要寫下你瘋跨界的理由就可以親自體驗令人驚豔的跨界功能,
    還可以直接把相機帶回家!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3/31日止
    ◎活動辦法:上傳您工作領域的照片以及可以得到跨界相機的理由,下一個體驗跨界驚艷功能的就會是你!!
    ◎活動網站:http://galaxycamera.events.pixnet.net/index.php

    痞客邦活動小組敬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