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GL小說 花與月 第五章 Secret 祕密

Erica一睜開眼睛,就看見點綴著小碎花的布料,和今天Cynthia所穿著的裙子相同。頭腦還有點昏沉,記不清在聽見瓶子破碎之後發生了什麼事。隔著布料傳來了另一個人的體溫,她驚訝地從金髮少女的膝上爬起,迅速退到沙發的另一邊。她不懂眼前的狀況是怎麼回事,受到刺激的她究竟做了什麼事?一道溫柔的聲音打斷了她的疑惑。
「Erica,感覺好點了沒?妳發燒了。」Cynthia不確定自己的血對長髮少女是否也能徹底發揮效力,畢竟她比較特別,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發燒?」長髮少女微微皺起眉頭。
「剛才妳摸起來好燙。不用擔心,我已經讓妳吃下藥了。」這回答反倒讓 Erica 一頭霧水,家裡沒有退燒藥之類的東西。感到困惑的她吞了吞口水,嘗到了些微的血腥味,所謂的藥到底是……
「Cynthia,妳讓我了吃了什麼?」長髮少女感到有點害怕,口吻失了平時慣有的冰冷,聲調微微顫抖。
「我的血。」金髮少女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血?」Erica摸摸自己的已經不燙的額頭,原先昏沉的腦袋也越來越清爽。
平常她發燒時都要睡個一天才能復原,Cynthia的血到底是什麼東西?
「對。我沒告訴妳。我的血能夠治好身體病痛,只要吃下我的血,即使是絕症也能治好。」
Erica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金髮少女,她和她一樣外表都只是個普通人,她的血卻擁有治癒能力。她回想起初次見面的那天,Cynthia告訴她手腕的傷是別人割的,難道這就是她受傷的原因?
「妳不相信我?」Cynthia看著好像在沉思的長髮少女問道。
「不,只是從來沒聽過這種事。」Erica只知道自己的血有殺人的能力,可以當作萬靈藥的血,她倒是第一次聽說。
「妳當然不會知道。這是我們一族的祕密。一旦被外人發現就會招來殺身之禍。我才過著流浪的生活。」
「Cynthia,妳把這種事情告訴我,沒關係嗎?」
「嗯,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有血能殺人。」聽見這句話的Erica,臉色沉了下去。
「我要去準備晚餐。」她起身就要離開。
金髮少女注意到她又說錯話了,她在心裡賞了自己一記耳光。什麼事情不好說,偏偏扯到血,有時她還真是少根筋。
「等等,Erica。今天的晚餐我來做。」Cynthia匆忙站起離開舒適的沙發,長髮少女停下來看了她一眼,冰冷的視線正好對上受傷的手指。
「妳又受傷了。」Erica丟給她一個莫名奇妙的回答,不理會她的要求,自顧自地轉身離開。
獨自一人待在客廳的Cynthia,侷促不安地想著:她生氣了嗎?
不久,Erica拿著醫藥箱走了回來,走到她身旁,丟出一句命令:「左手給我。」
Cynthia茫然地看著她,但還是乖乖地把左手伸出去。長髮少女替她的手指消毒,拿出OK繃貼在她的手指上,一句話也沒說,就走進了廚房。隨後,金髮少女也跟了進去。
「Erica,讓我幫忙!」金髮少女依舊不死心地要求著。
「隨便妳,總之,不要碰我……」Erica連頭都沒抬起來,只是停下了切菜的動作。由於 Cynthia手上有傷,長髮少女不準她碰水,只允許她幫忙拿東西,即使如此,她還是感到很開心。之前,只要Cynthia表示想幫忙都會被Erica以「手傷還沒好」來拒絕,叫她到一旁去乖乖待著。晚餐時,金髮少女邊吃邊和Erica閒聊起來。


「跟另一個人一起做出來的餐點,特別的好吃。我一直都和父親四處流浪,很少有機會可以這樣。」
長髮少女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看著她,默默地吃著。Cynthia卻一點也不介意,雖然得不到回應,至少對方沒阻止她繼續說下去。金髮少女想起這幾天她都睡在客廳裡,自己占用了唯一的床,實在很過意不去,之前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任何理由說服她回房睡覺,或者至少與她交換位置也好。
「對了!Erica,沙發睡起來不舒服,常常看妳在揉捏肩膀,客廳又冷,妳回來房間睡,反正床很大,我不會碰妳的。」
「發燒只是小事,妳可以不用管我。」Erica冷漠地說著。
「不!Erica,妳不明白。」金髮少女放下了湯匙,神色有些凝重。
「Cynthia……」Erica第一次看見她露出那樣的表情,悲傷之中帶著某種遺憾。
「聽父親說我的母親就是發高燒才死掉的…」
「抱歉……Cynthia……我……」長髮少女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對,於是晚餐就在沉悶的氣氛下結束了。





準備睡覺的Cynthia坐在床邊嘆了口氣,她並未成功說服長髮少女,待會她還是會進來拿另一組枕頭棉被,然後到客廳的沙發上睡覺。耳邊傳來宣告某人到來的吚呀開門聲,淡紫長髮的主人不慌不忙地走到另一頭坐下,調整好枕頭與棉被的位置,旋及躺下。
「Erica……為什麼?」金髮少女不懂對方怎麼會改變心意。
「妳可別誤會了,因為妳說不會碰到我,所以我才來的……妳會遵守約定吧?」 平淡的語氣解答了Cynthia的疑惑,卻不願透露隱藏在心中的真實心意:她不想再看她受傷了。
「當然。」毫不遲疑的回答之後,金髮少女躺到雙人床的另一頭,讓兩人之間自動空出一塊「安全距離」。
「晚安。」躺在床上的Erica轉過身去,背對著她。
「晚安。」悠悠吐出難掩喜悅的睡前問候,Cynthia的視線停駐在一旁的長髮少女身上,她知道她仍堅持要和她保持距離,但感覺兩人似乎變得比較親近了。她和相依為命的父親四處流浪時,都會在同個地方面對面睡覺,晚上他們藉此種方式確認彼此都還在身邊,才能安心。她看著散落在床上的淡紫長髮,安穩地進入夢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