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

GL小說 Doll Play 特別篇 Leatrice

我討厭身邊的人們。


僕人們總是對我畢恭畢敬。


我討厭其他的貴族,他們眼中的我不是我,而是我的身分地位。


我的父母繼承了不同的家族頭銜,十五歲那年我被父親帶走,而我唯一的妹妹則是被母親帶走了。


父親的很忙,不能常常陪我,妹妹又住在好遠的地方,我難得可以和她見上一面。


有時我也得和父親參加各種社交活動,應付只在乎權勢地位的貴族們。


 


十六歲時,我結婚了。是妹妹向父親推荐的人選。一個公爵。


他的確很優秀,而且沒有我最討厭的貴族習氣。


他說他很喜歡我,他會親吻我,擁抱我,有時還會親自幫我梳妝打扮,但是他卻不肯「碰我」。


當我向他質問這件事時,他卻這樣跟我說:「我真得很喜歡妳。對我而言,妳就像雪地裡盛開的雪花蓮,是如此的潔淨純粹。任何人都不能玷污妳的純潔,就算是我也一樣。不用擔心,我不會因此愛上別人,也不會和別人發生關係。」


他如他承諾的一樣,遵守了對我的約定。


和他一起出席社交場合時,有些貴族會帶著已成年的孩子前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羨慕。我也想要和心愛的人真正的「結合」,我也想要和心愛的人生下共同的孩子。


兩年後,他就死了。


對我而言,這只是段有名無實的婚姻。我一點也不像他的妻子,反倒像是他的收藏品,一個徒具美貌心靈空虛的人偶。


丈夫死後,不斷的有追求者前來。但我很清楚,他們不是看中我的外表,就是看中我的地位,所以我拒絕所有的男人。


 


可是一個人還是很寂寞。那些非得出席不可的社交場合,只讓我更感空虛而已。


我曾經要求家中的僕人們陪我一起吃飯。


他們卻這樣回答:「抱歉,我們不能這麼做。您是高貴的公爵夫人,像我們這種下人沒有資格與您平起平坐。」


真是一群老古板!日復一日,我只好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吃著食不知味的每一餐。


 


身分地位之類的東西真得有那麼重要嗎?


我想要「另一個自己」。一個可以陪我做我想做的事的人。一個永遠會聽從我的話,不會用任何理由反博我的人;但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意志,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樣的存在。


 


那天,我在午后的湖邊散步時,偶然遇見一位少女。


她坐在橋的扶手上,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天空還下著大雨。


她說她是被主人丟棄的「人偶」。


她和我有幾分相似,我就把她帶回家了。


 


她的年紀和我結婚時一樣,她又長得很像我,侍女們都說我們就像一對母女。


於是,我下了一個決定。


我要把她當作「另一個自己」。


我無法回到過去,時光無法倒流。


但至少這個女孩可以代替我,得到我以前想要卻一直無法如願得手的東西。


而且她不會違抗我的命令,就像個沒有自我意志的娃娃。


 


白天,我要她在別人面前扮演「我的女兒」,表現的像個千金小姐,還要她叫我媽媽。


晚上,我要她變成「十六歲的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