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花與月 特別篇 Bouquet 花束

喵~~~這一段發生在本傳的第五章之後,第六章之前。


 


情人節是個與她無關的節日。
她不喜歡在這個時期出門,尤其又是冬天--她最討厭的季節。除了寒冷之外,什麼也沒有。
此刻,她卻為了採購伙食材料,不得不站在冷颼颼的冬風裡。
街上到處都是手牽著手的情侶,不時地與她擦身而過。
她不懂什麼是愛情,也不敢奢求那種東西。或者,更正確的說,就連友情是什麼她也不太清楚。


「Erica,妳看,這個心型巧克力好可愛,上面有奶油花邊裝飾和巧克力玫瑰花。」
金髮少女微微彎腰,額頭貼在櫥窗上看著甜點店裡的巧克力。
「Cynthia,東西都買完了,我想回去了。如果妳還想閒晃的話,就自己一個人留在這!」
她逃避討厭話題時的一貫作風--文不對題回答方式。語畢,她提起腳跟,轉身就要離開。
「別走,Erica,等我!」
叫作Cynthia的金髮少女轉過身去,慌慌張張地跟在她身後。回家途中,她們正巧撞見一對在街上擁吻的情侶。


「哇!真好!我也好想要一個情人!不曉得接吻的感覺是怎麼樣的?會是像雪一樣輕飄飄的嗎?」
走在Erica身後的金髮少女興致高昂地詢問著。
「我怎麼會知道!妳直接去問剛才親吻的人不就知道了嗎?」Erica用像是冬日白雪般冷淡的語氣回應著。
「Erica,那種事情,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那妳就慢慢等吧!等妳和別人接吻就會知道了。外面好冷,我想快點回去。」
她加快腳步,往家的方向前進。跟在後面的Cynthia,也配合她,加快了移動的速度。


 





下午,她在書房看書的時候趴睡著了。醒來時,她沒有看見金髮少女。偶爾,Cynthia會來書房翻看食譜或者坐在她面前發呆。
她抬起頭看看時鐘,五點整,準備晚餐的時間。


她走到廚房穿上圍裙,拿出義大利麵、蕃茄、磨菇等材料,開始打點晚餐。


六點整,她將兩盤熱騰騰的紅醬義大利麵放在桌上。Cynthia大概還在午睡,她走進房間想叫醒她,房間的床上卻沒有人。
接著她去客廳、浴室、倉庫去找,也不見她的蹤影。也許,金髮少女在院子裡閒晃。她走出屋外,繞了房子一圈,外面一個人也沒有。


Cynthia跑到哪裡去了?她有時會一個人去附近的樹林散步,通常天黑前就會回家。
她帶著疑惑回到廚房,不知該做什麼才好,她打開冰箱,拿出玉米和牛奶。天氣很冷,乾脆煮鍋濃湯來喝。


六點十五分,她的肚子發出飢腸轆轆的聲音,她該自己先吃晚餐嗎?


還是再等一下好了。她打開冰箱,拿出蔬菜和馬鈴薯,將洗好的菜切好裝盤,接著刀鋒對準無辜的馬鈴薯。


莫名地感到焦躁,像是要除去不安的情緒般,她將削過皮的馬鈴著,用力一一剁碎,打成爛泥,彷彿這樣可以把她不安的情緒和馬鈴薯一起毀滅。


六點三十分,她將濃湯和沙拉端到餐桌上。她坐了下來,盯著桌上的美食,摸摸渴望被餵食的肚子。乾脆她一個人先吃晚餐。一個人吃?不,還是在等一下好了。


她不懂自己為何要等她。她和她到底算是什麼關係?房東與房客?她沒向她收過租金。家人?她們沒有血緣關係。戀人?不可能的選項。
她們天天一起做家事、一起做飯、 睡在同一張床上;但對於彼此的過去、想法卻是一知半解。她知道Cynthia習慣在下午小睡片刻,Cynthia知道她習慣在睡前沐浴。她們對彼此的了解只有對方的生活習慣以及家族祕密。


Cynthia不曾那麼晚回家。她知道金髮少女原本就是個四處流浪的人。也許她臨時起意要去流浪不會再回來了。
如果她真得離開了,她明天就得把原本做給她吃的義大利麵給吃掉。隔夜的義大利麵,味道似乎比較難吃。
Cynthia應該不會被綁架吧?她家的確很富有,但她從來就不招搖,既不會穿戴昂貴飾品,更不會四處炫耀,綁架犯應該對她們沒有興趣才是。
或者,金髮少女只是在樹林裡迷了樹路。正當各種可能性化為思考在腦袋裡胡亂飛舞的時候,她聽見玄關傳來開門聲,就像是遇上磁鐵的金屬飛快地往聲音的來向移動。


她最熟悉的金髮少女狼狽地站在門口,原先繫住兩邊頭髮的緞帶滑到了肩膀,衣服上沾了許多泥土,手上卻抱著與現在的自己十分不相襯的潔白的花朵。
「Erica,情人節快樂!」Cynthia帶著微笑,將手中的白花遞到她面前。
「我不是妳的情人!」
「不管是什麼都行,總之收下就是了。」金髮少女的笑容絲亳未減。
她無奈地搖搖頭,接過對方手上那束嬌小可愛的倒鐘形白花。
「我以為妳已經厭倦這裡枯燥乏味的生活,又去流浪了。」
「枯燥乏味?沒那回事。待在這裡很舒服。」
「Cynthia,妳好髒,去洗澡!如果妳下次出門還要回來的話,在書房留個紙條。」
「是!」
金髮少女踏著輕巧的步伐走進房子裡。


Erica將花束拿去洗乾淨後,插入花瓶放在餐桌上。


有時候,她不懂金髮少女在想什麼。她幾乎不慶祝任何節日,她空蕩蕩的生命裡,沒什麼值得稱訟。Cynthia卻常常像個孩子一樣天真,抱持著各式各樣五彩繽紛的幻想。感恩節的時候,Cynthia送給她一張楓葉做的書籤;聖誕節的時候,Cynthia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棵高度只到膝蓋的聖誕樹。今天是情人節,她不畏寒冷出去摘了一堆白色的花朵,給不是她的情人的她當作情人節禮物。


她坐在餐桌前,呆呆地凝視著像雪般潔白的花束。精緻小巧的鐘形花朵,好像會發出聲音似的。她好奇的手指地撫上花辦,輕輕地搖了花朵兩下。


果然不會發出聲音,像鈴噹那樣清脆的聲音!


她嘆了口氣,手指縮了回來。她不懂她為何要等她回來,也不懂她為何相信她會回來,從何時開始,她變得不了解自己的想法了?
並非所有的事情都有答案,但是她很確定一件事。她的手再次輕輕地撫上象徵死亡後重生希望的雪花蓮,今年的冬天似乎沒那麼寒冷了。


她起身離開餐桌,拿起涼掉的義大利麵,走向廚房。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研究雪花蓮究竟能不能發出聲音,而是讓洗完澡的金髮少女能享用一頓熱騰騰的晚餐。


 


snow-drop-03  


圖片來源:http://365wonders.wordpress.com/2011/03/14/3-14-11-spring-ahea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