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GL小說 花與月 第十二章 Soaking Wet 淋漓 (18禁,過激H,慎入)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她不喜歡出門。每日的生活除了三餐與家務之外,她習慣性地將自己埋入書中的世界。


 


至於另一個她習慣了飄泊的日子,沒有閱讀的習慣,但她還是識字的。比起書本,她更習慣用自己的眼睛與雙手觸摸著萬物。


 


其實她並不喜歡四處流浪,她只是不得不流浪,父親是這樣告訴她的:「在找到妳的『另一半』之前,不可以停下旅程,只有『他們』願意保護妳,不會為了利用妳的特別而接近妳。」她不明白「他們」是誰,也不懂找到「他們」的確切線索在哪裡。父親只是個普通人,她特殊的血脈來自她的母親。母親在她還小的時候就因為高燒過世了,她對母親沒有記憶。母親不肯將「他們」的事情詳細地告訴父親,她說那是只有繼承了同樣血緣的孩子才能知道的祕密。母親已死,找到「他們」的線索成謎;她對此已經不怎麼在意,比起不知究竟是否存在的「他們」,眼前淡紫長髮的少女才是最貨真價實的存在,她最重要的人。


 


她手裡翻著食譜,不太認真得看著,視線時而飄向坐在對面戀人。瞧她一副認真的神情,眼睛直視著書本上的一字一句,眉頭時而因為書中的內容而微微皺起,頗有學者風範,就連指尖翻頁的小動作都輕巧得寂靜無聲,真不愧是千金小姐。
以前她曾經問過她生活費的問題,她實在擔心她在這裡白吃白喝白住,究竟會不會增加她的經濟負擔,誰知對方的回應居然是:我是富家千金。
一個沒有家人的千金小姐,身邊居然連個僕人也沒有,還得自己動手打理家中的一切。她說她早就已經習慣這樣,有人在旁邊反而很不自在。
她剛來這裡的時候,想必做了很多讓她不自在的事,但她只會用眼神、用她那句「不要碰我」來表達她的不滿。她也不是個粗神經的人,旅途中她見過各式各樣的人,從沒見過像她如此封閉的人,刻意將自己關在黑暗中,疏遠所有人,就連到附近散步之類的事也不做。這樣好像太封閉了點。


 


雖然她不喜歡流浪,但每隔一段時間,她總想出去走走。當然,她可以自己一個人去,但是她不想一個人去,她闔上食譜放回書櫃,回到座位上發著呆看著窗外。


 


天空湛藍得像是在招手,幾朵白雲擋住了夏日豔陽的炙熱,這麼好的天氣還關在屋子裡,太可惜了!


 


「Erica……Erica……」她試著叫喚對方的名字。
沒有反應。
「Erica……Erica……」再叫一次好了。
依然沒有反應。顯然對方的意識早就被書吸走,進入她的聲音傳達不了的世界。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她拉開椅子起身走到Erica的椅子邊,她用很輕很輕的力道拍了一下Erica的肩膀,她的身體用力抖動一下,像是受到驚嚇般,她抬起頭來看著她的戀人。
「Cynthia,嚇了我一跳!」
「對不起,我叫了妳好幾次,妳都沒聽見,我就……」
「抱歉,我太專心了。」
「知識總能讓妳進入渾然忘我的境界,我都想吃它們的醋了。」
「Cynthia,對著書本吃醋是沒有意義的。」
「我知道,謝謝妳的忠告。」
Erica居然已經會調侃她了,也罷,這是個好現象。
「比起吃醋,我更想做另一件事。」Cynthia一邊說一邊撫弄著Erica的長髮。
「什麼?」
「陪我出去走走。」
「又要去?上星期才剛去過。」
「不去人多的地方,只是在附近的樹林散步而已,就我們兩個人。」
「可是我還沒看完……」
「書又不會跑掉,難得今天天氣這麼好,偶爾也該運動一下。拜託妳暫停一下與作者們的心靈對話,陪陪 ta femme。」(註)
「Cynthia……好吧!我先準備一下,到玄關等我。」
Erica聽到「 ta femme」實在有些難為情,她站起來順手將椅子靠近書桌,把書放回書架上。


 


Erica戴上遮陽用的草帽走到在玄關等待的Cynthia面前。
「Erica,妳準備好了,走吧?」
金髮少女自然而然的拉起對方的手就要開門出發。
「等一下!」
淡紫長髮的少女將拿在手上的另一頂草帽戴在對方頭上。
「Erica,這是?」
「如果晒傷就不好了,戴著。」
「Erica,我不戴也沒關係。」
「不行!這麼漂亮的肌膚要好好保護才行。」
此話一出口,兩人的雙頰像是培養出良好的默契般同時染上淡雅的粉紅色。
在玄關握著手僵持了數分鐘的沉默之後,Cynthia一言不發的牽著Erica的手,帶她走出屋外。


 





時值六月,兩人在繁茂的樹蔭下牽著彼此信步而行,累了兩人就坐在樹蔭下靜靜地欣賞陽光灑落在地上的參差不齊的樹葉光影。
漫步林間讓Erica想起了第一次見到Cynthia的那天晚上,兩人也曾經並肩在樹林中前行。與那時不同的是,兩人原本不一致的步調如今終能化成平穩和諧的規律,一如四季的變化般自然。親人過世後,她從沒想過自己也能與別人享受共同的寧靜溫馨,某種暖暖的感覺襲上她的心頭。只是像這樣,靜靜的不說話,牽著彼此的手,也能感覺到活著的充實感。


 


霎然間,斗大的雨滴打在兩人身上。


 


一滴、兩滴、三滴……越來越多,數也數不清,淅瀝淅瀝地交織成籠罩萬物的白色巨網,所有的東西全都成了無辜的受害者。
夏日午後的天空,說變就變,一如任性的孩子,上一秒豔陽的高照,下一秒傾盆大雨。


 


「走快一點!」Cynthia拉著Erica,加快腳步,想要盡快回家。她原先想用跑的,但這麼做會害Erica跌倒。對經常在流浪的她而言,淋雨是家常便飯,但是她擔心Erica會感冒。無論如何,她都不希望害她的戀人生病。還在回程途中的兩人,已然渾身濕透。值得慶幸的是,距離她們的家只剩五分鐘的路程。




 


 


折騰了一會兒,回到家的兩人上氣不接下氣。
「應該要帶雨傘出門的才對。」
「對不起,都是我說要出門的才會這樣。」
「這不是Cynthia的錯,誰會知道今天會下雨,還是先洗個澡。」
「Erica,妳先去洗,我拿好換洗衣物就過去。」
「好。」


 


拿好換洗衣物的Cynthia來到浴室門前,站在門口的她遽然驚覺一件事--她從沒和Erica一起洗過澡。並非是刻意分開洗,只是洗澡時間不同,Erica習慣在睡覺前洗澡,而她從不挑特定時間,雖然早已看過彼此的裸體,她卻莫名地害羞了起來。


 


她佇立在浴室門口,遲疑著是否該進去,但是她必須把衣服交給Erica才行。
不!不要亂想!洗澡!我只是來洗澡的。
金髮少女在心中反覆叨念著這句話,硬著頭皮推開門,映入眼中的是正在淋浴的Erica的背影。
淡紫長髮上佈滿了晶瑩剔透的水珠,夾雜著水與些許泡沫的肌膚吹彈可破,令她有些神魂顛倒。開門的那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看到了美人魚。


 


一定是因為我太久沒去海邊才會產生這種想像!洗澡!洗澡!


 


她搖搖頭甩掉無端的幻想,把籃子放置在架子上,脫下淋溼的白色連身裙與內衣。


 


已沖洗好身體的Erica現在正在浴缸裡泡澡,將蓮蓬頭的使用權讓給Cynthia,她看著正在自己身上塗抹沐浴乳的金髮少女,腦中閃過的是剛才她穿著衣服溼透的身姿。


 


正當Cynthia擔心著,不快點回家,會害Erica感冒的時候,Erica的視線卻停留在她濕透的白色連身裙上。她姣好的身材在白色布料之下若隱若現,沾溼的粉紅色的內衣變得清晰可見,飽滿圓潤的胸型一覽無疑,真不愧是承襲了月亮女神之名的女子,即使是淋雨的狼狽的模樣,也絲毫不減其美麗,看得她如痴如醉,幾乎忘了斗大雨滴打在嬌弱肌膚上的痛楚。


 


此刻在Erica面前裸身沐浴的金髮少女令她心癢難耐,某種念頭一閃而過。她也想好好地疼愛她,如同她對她所做的那樣。為什麼眼前的少女,即使什麼也不做也能挑起她的慾望?


 打定主意,她小心地爬出浴缸,輕手輕腳走到她身後。


Cynthia正要拿起蓮蓬頭,卻摸到另一隻正抓著蓮蓬頭的手,她下意識地把手縮了回來。「咦?」金髮少女發出一聲驚呼,下一秒,她感覺到不屬於她的溫度若有似無地貼在自己裸露的皮膚上,還聽見蓮蓬頭嘶嘶如細雨的水聲,泡沫應聲滑落。她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是剛才的雨害她的感官變得有些遲鈍,而且她的腦海裡還飄蕩著各種關於美人魚的傳說,完全忘了自己還在洗澡。


Erica一手拿著蓮蓬頭,另一手在戀人的肌膚上輕柔游移,從肩膀來到肩胛骨,滑過脊椎來到背部,仔細地沖洗掉殘存的沐浴乳,動作輕柔地像是纖細柔軟的花瓣飄落身上的觸感,Cynthia的精神陷入有些恍惚的狀態。


Erica有點擔心她突如其來的舉動會嚇到金髮少女,但她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也沒有拒絕。
她繞到她的面前,想從她的表情確認一下,她到底是喜歡還是討厭。站在Cynthia面前的Erica察覺到她似乎在發呆,也許她該努力一點,才能引起她的注意。她一手用蓮蓬頭沖洗著她的皮膚,一手撥開她的長髮,舌尖延著她耳殼的輪廓輕舔著,接著滑進耳朵內部,然後繞到耳垂,最後輕輕含住。「嗚~~」浴室裡迴盪著滴滴答答的流水聲,Erica清楚地聽見戀人發出的那聲細微呻吟。還在想著美人魚的Cynthia,總算注意到在她眼前的紫色長髮,這半年來她最熟悉的顏色,每天晚上陪伴著她入眠的顏色--淡紫,紅與藍的混血,熱情與冷漠的完美結合。


美人魚的頭髮都是紫色的嗎?好像也有人畫成金色或者綠色?美人魚在對她做什麼?


從對方的身上傳來和她相同的沐浴乳味道,毫不客氣地入侵她的鼻腔。


為什麼美人魚會和我有同樣的味道?而且髮色還和Erica一樣?


那不是美人魚,那是Erica……


 


Cynthia的心思從幻想回到了現實,不太明白自己的戀人在做什麼。


 「Erica?妳在……唔……」金髮少女想要問個清楚。


Erica的唇早已離開對方的耳垂,霸道地將她的疑問給吞了下去,舌頭撬開她的唇,進入相當熟悉的領域,尋找著它思念的另一半。
她不想讓她說話,深怕她如果和她聊起天來,她會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繼續下去。她必須一鼓作氣的進行下去。想不出其他辦法,她只好吻住她,
金髮少女圓睜著雙眼看著封住自己雙唇的戀人,口中感受到熟悉的攪動,眼皮不由自主地垂下,闔上。靜靜地感受戀人的親吻,就像平常一樣。
接吻時Erica的雙手不安分地來到Cynthia飽滿渾圓的雙峰,輕輕揉捏著。不知何時,蓮蓬頭早已掉到地上去,水柱流過兩人的腳底。


「嗯……」金髮少女無意識地呻吟著,身體越來越放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Erica剛才吻了她,然後她的腦子裡就一片空白了,只覺得整個人飄飄然的,好舒服。Erica看著她胸前挺立的粉色蓓蕾,含苞待放的模樣相當美麗,她低下頭小心翼翼地把它放進嘴裡輕輕含著,舌頭不時地滑過尖端,右手也不忘照顧另一邊,食拇與姆指緩緩地揉捏著,挾雜著抽氣的嚶嚀聲不斷自Cynthia的口中流洩而出。Erica第一次做這種事,她其實非常緊張,但是對方輕柔的呻吟與喘息聲給了她莫大的鼓舞,她今天一定要一償宿願,回敬她對她的心意。


Erica撿起掉在地上的蓮蓬頭,繼續沖洗著金髮少女的皮膚。Cynthia身上的泡沫早已經清潔溜溜,只剩下一個地方還沒洗到。
她一手探進她的大腿內側,整隻手掌覆上她無人碰觸過三角地帶,兩根手指輕柔地撥開她的內部,讓蓮蓬頭的水柱對準她的目標,飛濺過去。
水柱像是有生命般,在Cynthia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活蹦亂跳,再加上Erica的手指還在入口處上下磨擦著,她剛始覺得連站立變得有些困難。Erica想起一件事,她遺漏了私密處上方最敏感的小核,於是她的手指移到了那裡像在撥動琴弦般左右按摩著,至於蓮蓬頭的水柱,仍然在敏感的粉紅色上彈跳著。感受到下方強烈的快感侵襲而來,金髮少女原本平穩的呻吟被一聲驚叫給打斷,雙腿不受控制隨著Erica移動的規律擺動著,越來越難維持身體的平衡,雙手只好搭上對方的肩膀,否則她真得會跌下去。


察覺到戀人緊捉著她的肩膀的雙手,Erica停下手邊的動作,將蓮蓬頭掛在牆上,任由水柱滴落在兩人身上。
「Cynthia,怎麼了?不希望我繼續嗎?」Erica抬頭看著對方,表情像是被主人丟棄的小貓,充滿著的無辜眼神十分惹人憐愛。
「Erica,我……站不穩,到地板上繼續好嗎?」金髮少女滿臉通紅地回答,雙手仍然攀著她的戀人不放。
「呃……好。」Cynthia的回答讓Erica興奮得臉頰發燙,耳根發紅,彷彿被碰觸的是她自己。


Erica慢慢彎下身去,扶著金髮少女讓她屈膝坐在地板上,自己跪在她面前,頭埋入她的雙腿間,雙手輕輕撥開她,柔軟的舌尖在大腿根部徘徊,接著來到渴求已久的目的地,在其上流連忘返。Cynthia舒服地閉上眼睛,在戀人的挑逗下嬌喘呻吟著,就連平穩規律的呼吸也變成一種艱鉅的任務。她像是一個溺水的人,在海上載浮載沉、隨波逐流。當她第一次這樣碰她的時候,她是否也像現在的自己一樣六神無主呢?


地板的很冰,金髮少女卻覺得身體好熱,尤其是她的下半身。每當Erica溫暖的舌尖碰觸到她,那裡有如乾柴遇上烈火,溫度節節攀升,像是要燃盡她所有的靈魂。淋在兩人身上的溫熱水柱,像是在愛撫般滴落在她的皮膚上,讓慾望更加水漲船高。


這種事情Erica從來就沒有主動過,一向都是Cynthia先出手。她並非不想被她碰觸,只是無法對她提出那種要求。原先討厭肢體接觸的戀人願意讓她碰觸已經是莫大的恩典。自從那天之後,她再也沒對她說過「不要碰我」。Erica不會拒絕她的碰觸、她的吻,偶爾Erica會舔掉沾染在她臉上的食物,但是她不曾這樣碰她,她對她做這種事倒是頭一遭,她的動作十分生澀,金髮少女知道Erica是有點緊張的。偶爾,Erica的手在微微顫抖著,即使如此,她的內心還是湧起了滿滿的感動。她知道表面冷漠的Erica,其實只是個害羞而且寂寞的孩子,她主動做這種事,想必是鼓起了十二萬分的勇氣,不論技巧如何,她都無法拒絕,就算她不小心弄痛她,她也甘之如飴。


舌頭再怎麼靈巧也無法深入,Erica改用手指探索著Cynthia身上的瑰麗地帶。她像是來到一個未知領域的旅人,循著戀人體內流淌而出的黏滑液體, 在入口處徘徊探路之後,才敢慢慢進入那神祕幽深的峽谷。她原本想將手指慢慢擠進Cynthia的身體,但她一不小心讓整根手指都滑了進去。尚未被開發過的身體內部,遭到突如其來的深度入侵,金髮少女皺起了眉頭,痛得驚叫出聲。
「啊!」
「對不起!很痛嗎?」原本慵懶的呻吟變成了慘叫,Erica立刻將手指退出一點點,抬起頭來驚惶失措的道歉著。
「我沒事……繼續……」
聽見戀人的鼓勵,Erica再次低下頭去,想要好好地滿足戀人。也許她該試著先淺然後再慢慢深入的刺激方式會比較好。這回,她比剛才更加小心,手指在她體內緩緩地抽動起來,感覺到她的內壁慢慢收縮,但還是不敢再往前進。Cynthia舒服地喘息著,過後不久,Erica的溫柔侵入變成了折磨。Cynthia想要她再更深入一點,她想要被她填滿,她的身體貪婪地想要更多屬於另一個人的的溫度。


「不夠……不夠……再深一點……再快一點……」她捉住Erica苦苦哀求著。
聞言,Erica手指擠進更深處,依照她所說的加快抽送的速度。她宛若演奏弦樂器般,撩撥著她的戀人,驅使她發出種種如泣如訴的顫音。
Cynthia的全身緊繃著,臀部律動著,劇烈收縮的內壁一次又一次地將Erica的手指吸入又吐出,源源不絕地流出黏滑的液體,身體渴望著被解放的那一刻,在她感覺到最強烈的快感來臨之前,戀人卻停下了動作,慢慢退出手指。
「嗚!」手指拔出時,金髮少女忍不住發出一聲悵然若失的嘆息。她睜開眼睛看見她的戀人像是朝聖的信徒般跪在她面前,眼神中流露出完全獻自己的堅定意念。
「一直待在地上會冷,我們到浴缸繼續。」
金髮少女的雙腿有些癱軟,Erica扶起她的戀人,慢慢地帶著她走進浴缸之後,自己先去關掉蓮蓬頭,再回來泡進浴缸裡。


Cynthia希望Erica能盡快繼續,當戀人穩穩地站在浴缸裡,她立刻上前用雙手勾住她的腰,吻上她的唇。在水中熱情擁吻的兩人,如同兩條在海浪中嬉戲的美人魚,激盪起陣陣水花,熱水像是感染了兩人的情緒,愉快的跳動著。


Erica主動結束這個吻,舌頭延著金髮少女的臉頰滑到白皙的脖子,左手繞到她的身體後方,牢牢捉著她的腰,右手手指迫不及待的再次探進她的雙腿之間,感受著另一個人包容著她的炙熱溫度。她的眼睛注視著美麗的戀人,耳中充斥著令人心醉神迷的呻吟,手指在她體內探索著。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像Cynthia一樣炙熱,雙腿間有股熱流綿綿不絕流出。她努力對抗著也想被碰觸的慾望,比起自己的需求,滿足她的戀人,才是現在的最高指標。「啊……Erica……向上頂我……」已經習慣另一個人在她體內活動的Cynthia提出了要求。


「像這樣嗎?」Erica蜷曲她的手指,向上壓著她體內快感的引爆樞紐。
「啊……嗯……是,就是這樣……繼續…」金髮少女瞇起眼睛,身體劇烈地顫抖著,雙手像攀著浮木緊捉著Erica的肩膀不放,就連指甲已經嵌入對方的肉裡也不自知。
除了Erica的手指,浴缸裡起伏不定的水流也在摩娑著她的身體,波濤洶湧的強烈快感在體內流竄,慾望隨著熱水滿溢而出。她的思考迴路倏然停止,Erica在她的世界裡掀起壯闊的波瀾。她不知所措,幾乎忘了如何呼吸,她彷彿看見紫色頭髮的人魚將隨波逐流的她帶往令人頭昏目眩的漩渦,兩人一起到了海底,欣賞著五彩濱紛的魚群,她也成了悠游其中的一分子。


浴室裡瀰漫著大量蒸氣掩蓋不了兩人對彼此的真情流露。金髮少女用盡全身的靈魂感受另一個生命在體內的脈動,口中反覆朗誦著她日夜相見仍然朝思暮想的名字。那一刻,她感覺到自己的生命變得完整。原來以前的她是個殘缺的弦月,空虛的部分現在被另一個她填滿,她的生命因而散發出更加耀眼的光暉。


Erica退出手指,專注地逗弄戀人瑰麗地帶上方的敏感小核。猶如瀕臨死亡般的強烈快感來勢洶洶,體內此起彼落的快感讓金髮少女的全身緊繃,呻吟轉為激動高亢的嘶吼,她臣服在美人魚身下,溺斃在愛情海中。Cynthia渾身無力頹然癱倒在Erica身上,戀人緊緊的抱著她,由於歡愛過後的餘韻,她還在微微顫抖著。


「Cynthia,妳還好嗎?」
「我沒事。今天下午大概會很好睡。」
「Cynthia……我愛妳。」
「我也愛妳。」
「等下要一起睡嗎?」
「也好,我也有點累了。」


 




 


淡紫長髮的少女躺在床上,窩在金髮少女的懷中。對方早已睡得不省人事,但手臂還是盡職得環繞著她最愛的戀人。懷中人聽著她均云規律的呼吸聲,帶著笑容滿足地進入夢鄉。窗外的雨像是催眠曲般,循著一貫的穩定節奏,還在滴滴答答的下著。


 


註:ta femme,此為法文。意為「妳的妻子」。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66959624-%E8%8A%B1%E8%88%87%E6%9C%88-%E7%AC%AC%E5%8D%81%E4%BA%8C%E7%AB%A0-soaking-wet-%E6%B7%8B%E6%BC%93-%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


 


後記:


 


喵~~~這篇就是為了逆推與浴室play而寫的。寫完這篇以後莫名奇妙地醉了~~~木天蓼加太多了。


 


貓花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把這把篇寫完。大部分的浴室水嬉寫得都不像浴室水嬉,也就是說,似乎不是在浴室發生也可以。貓的目標是要讓人覺得這件事若不是在浴室裡就無法進行。結果,同類的小說實在太少,太多以有色無情的奇怪玩法為主。逼得貓只好去看西方人拍的限制級蕾絲影片,才寫得出來。


 


曾經考慮過,要讓小花和小月在進入房間時互攻互受,但是這樣的負擔對小月而言太重了,也許留待下次再試試。


 


順道一提,那場雨基本上缺乏烘托情緒的作用,只是一個貓要讓她們共浴的理由。


 


本來沒打算這麼快就讓激情戲二度現身。某天晚上作夢時,小花表示只要看到小月穿著衣服渾身溼透的模樣,她就好想對她動手動腳。然後她們就開始@#%^*(消音)。然後,貓就只好乖乖來到電腦前滿足小花的願望。


 


題外話,為了寫文貓還看了英文人提供的女性DIY健康教育,忍不住要感嘆,她們怎麼這麼有創意。光是一個Fingering,就有各種五花八門的指法。


 


 


 


 


 


1 則留言:

  1. 好看到爆炸呀~昨天才看完11章今天就有12章能看> <
    不過下次......就要等了吧=3=
    跟我想法完全相同呀~
    不想看那種有愛無情的> <

    版主回覆:(01/04/2013 02:15:53 PM)


    謝謝!
    的確要等呢,一直寫我也會累。
    對呀!好看的中文百合激情戲實在很少。而且我有文字潔癖,只要看到「淫蕩」之類的字眼,我就不想看了。
    如果看得懂英文,用lesbian story搜尋一下,可以找到很多美味的小說。我的激情戲寫法就是從他們那裡學來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