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GL小說 花與月 第十三章 Unsteady 動搖

她的心是寸草難生的不毛之地,冰封的貧瘠荒原,就連自身也難以生存,
長久以來與孤獨相伴、將關於背叛的記憶層層上鎖,就像她的名字Erica一樣。
Erica不知道自己為何要收留她,名叫Cynthia的女孩。
是因為她受了傷?還是因為她和自己一樣也沒有家人?
她還記得Cynthia說那句話的語氣背後隱藏著深深的無奈。


從六年前開始,她就習慣一個人,不論是喜怒哀樂等情緒全都埋進心底深處,一一封印,一旦任憑積壓的情緒宣洩而出,她一定會崩潰。
之所以繼續活著,僅僅只是為了與母親之間脆弱的約定--至少活到十八歲。
她原本打算等一過十八歲生日就要離開人世。她為何現在還活著?是因為有Cynthia在嗎?
Cynthia像隻溫馴的小貓,乖巧柔順,不會忤逆她的的意思,即使偶爾Cynthia的行為會令她困擾,但是只要她開口,Cynthia還是毫無怨言地乖乖聽話。
有時,Erica覺得金髮少女像隻有初生情結的雛鳥,常常跟在她身邊。她不會吵她,也不會胡鬧,但是很喜歡和她說話。
她的家人都很沉默,極少和彼此交談,那是Lawnrance家特有的相處模式。
在知道自身的祕密之前,她深信自己的家庭是幸福的,從來就沒懷疑過,家人對她保護過度的態度源於特殊的血統。
Cynthia從見面那刻起就知道她的祕密,還看見她的絕望。儘管如此,Cynthia的態度卻很坦然,面對她時,從未顯示出一絲的畏懼或是鄙視。


剛開始時,她對Cynthia的溫柔想要假裝視而不見。
Cynthia總是說,她想幫忙做點事,不論是多微小的事都好。Erica不斷地以手傷作為拒絕的藉口,她心知肚明,金髮少女手上的傷早就好了。
她只是,只是不想依賴任何人,或者說,她不敢依賴任何人。一旦相信了,就有可能遭受背叛。
Erica一直在逃避著,所謂的信任或愛與她無關,誰能真正敞開心胸接受她的「特別之處」?
於是她養成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習慣」,不論對方的態度多麼友善,Erica一律用冷漠來回絕,毫無例外。


炙熱的太陽過於耀眼,僅僅只是看著也會被刺傷。對於習慣了黑暗的她而言,就連夜晚銀白的月光也是懾人的存在。
她早已察覺灑落在自己身上的月光,但還是認為四周一片漆黑,想要逃避一切,因此緊閉心中的門扉;然而,門扉關得再緊也會有縫,名為Cynthia的金髮少女經常對她的冷漠微笑著,她不著痕跡,一點一滴地將她的光芒投射到她的世界,讓她再也不畏懼黑暗中的光芒,教會了她什麼是幸福,對她來說,無論是多微小的事,只要能和Cynthia一起完成,都令她心情愉快。


「Erica,還有嗎?」
「沒有,這是最後一條了。數到三,一起把它拉平。」
「好。」
「一、二、三。」
站在竹竿兩側的兩名少女同時伸出雙手一齊將掛在竹竿上的棉被拉好,默契好的沒話說。
「今天天氣真好。」紫色頭髮的少女抬頭看看天空,抹去額頭的汗珠。
「是呀!可惜我已經沒有出門閒逛的力氣了。」金髮少女從竹竿的另一頭走向她身邊。
「那麼Cynthia下午還是留在書房陪我看書好了!」
「Erica,食譜已經快要被我看完了。」
「妳可以改看別的書。」
「Erica,妳明明就知道對我而言最好看的書就是食譜。」
「呵呵……」
「Erica,這有什麼好笑的?」
「Cynthia,對妳而言,它們根本就不是好看,而是『好吃』才對。妳每天都吵著要嘗試做一道新的菜餚。」
「Erica,既然妳這麼說,我決定下午不看食譜了。」
「那妳要做什麼?花一整個下午睡午覺?」
「不!我決定到書房賞花。」
「Cynthia,書房裡沒有花。」
「當然有啦!而且顏色很漂亮,只是妳看不見而已。」
「妳該不會要告訴我只有聰明的人才看得見吧?」
「當然不是……」金髮少女隨手拎起一縷在空中隨風擺盪的紫色長髮,拿到面前品聞著她的髮香。
「Cynthia?」Erica實在不懂,她的頭髮和Cynthia的回答倒底有什麼關係。
「……只有愛她的人才看得見。我現在就在『賞花』,而且更幸運的是,我不但可以用眼睛看、我還可以伸手摸……」
金髮少女放下手中的長髮,手掌貼上對方的臉頰,瞳孔緊盯著眼前的少女不放,嘴唇湊到她的耳殼邊,細語呢喃著:「還可以親吻她……」
下一秒,Cynthia輕啟的朱唇立刻轉移陣地來到另一對色澤紅潤的唇瓣上。
「Cynthia,妳……」在Erica完整表達出她的抗議之前,金髮少女早已牢牢封住她的雙唇,舌頭探入其中,吸吮著她的味道。
Erica本來就被陽光晒得有些暈眩,再加上Cynthia突如其來的吻,讓她的腦袋天旋地轉,整個人被吻得頭昏腳軟。金髮少女吻夠之後總算肯放開滿臉紅的她。
「流了很多汗。我……我要先去洗澡了。」說完,紫色頭髮的少女火速回到房子裡。
偶爾Erica害羞的時候,不是背向Cynthia,就是找個理由離開她身邊。Cynthia對此早就習以為常,她只是一笑置之,隨後也回到屋子裡。


「待會,我也來洗個澡好了。大掃除真是累人!」坐在客廳裡休息的Cynthia伸了個懶腰,她突然想起書房的書還沒放回書櫃上,她起身前往書房,打算收拾書桌上的凌亂殘局。各類書本被整齊得堆放在桌上,只要按照櫃子上的隔板分類放好就行了。金髮少女拿起一疊一疊的書本,一一將它們歸位。她忍不住要讚嘆Erica打理家務的能力,無論是任何東西的排列都是井然有序的,Erica甚至還做了一本目錄,上面記載著各種物品的擺放位置,就算忘了放在哪裡,也可以靠目錄來找尋。Cynthia拿起最後一疊醫學的書本想要一次搬完,卻因為太重,只好打消念頭,一本一本慢慢歸位。從某本書的夾層中掉出一個泛黃的牛皮紙信封,她撿起信封,看見上面寫著Erica Lawrence,驚訝地發現信還沒被拆開。她有點想知道信是誰寄來的,上面卻只有Erica的名字;她也很想知道信的內容是什麼,但是她不能偷看別人的信,就算Erica是她的戀人,她也要尊重她的隱私。她小心翼翼地將信封擺在書桌上,繼續將桌上的醫學書籍放回書櫃。桌上的最後一本書時吸引了她的注意。Erica不曾在她面前看過這本書,這本書的封面看起來很新,但是從書本側面來判斷,似乎被人翻了好幾遍。先前被信封挑起的好奇心,現在完全轉移到手中這本書上,她隨性翻開幾頁來閱讀,血脈賁張的內容,讓她的耳朵發熱臉頰發燙。她像個終於文明開化的原始人,邊讀邊不時地從內心深處發出吶喊:「原來還可以這樣。」她原先平靜的腦海裡,此刻隨著書中的內容,演繹著一幕又一幕的桃色戲碼,主角當然是她自己和另一個人。


「Cynthia,妳在哪裡?」以為金髮少女會在廚房的Erica此刻四處找人。
在書房裡「偷看」的Cynthia聽見對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的呼喚聲將她拉回了現實,她手忙腳亂地將書放到書櫃上,強裝鎮定地回應著對方的「尋人啟示」。
「Erica,我在書房。書已經整理好了。」
「我本來打算下午再把書放回去的。」紫色頭髮的少女循聲進入書房。
「對不起,Erica。我想……先去洗澡,午餐就拜託妳了。」剛才腦中幻想的對象穿著圍裙站在自己面前,金髮少女難掩心虛,打算學戀人的絕招「逃離現場」。
「知道了,我會在妳洗好之前準備好午餐。」




 


下午,Erica跟平常一樣走進書房,打算進行慣例的閱讀,卻發現桌上有一封泛黃的牛皮紙信封。她看見上面寫著她的全名,但她不認得字跡。顯然這封信是很久以前就寫好的,可是是誰寫給她的,還有這封信怎麼會到現在都沒拆封呢?是她忘了看嗎?剛搬來這裡的時候,她天天都期待著外公寄來的隻字片語,只要發現信箱裡有東西,她就像中了大獎一樣雀躍,總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信中的內容。她拿出剪刀,拆開信封,攤開裡面的紙張,令人異想不到的事實居然就在其中,眼淚奪眶而出。這封信是母親過世之前交給她的,她交待她,如果過了十八歲還有活下去的勇氣就打開這封信。可是得知外公死訊與血統祕密的她萬念俱灰,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就忘了這封信的事,只記得和母親約定好要活到十八歲。沒想到Cynthia居然和她有特別的關係。初次相見時,Cynthia吃下她的血不但沒死還復原的奇異現象得到了解答,原本解開謎團該感到開心才對,可是她卻對一件事感到疑惑,她的心開始動搖。她暫時不想讓Cynthia知道信的內容,她需要在Cynthia不在的地方思考一件事,於是她帶著信離開家裡。


出了家門的Erica漫無目的地亂走,不知不覺來到初次與Cynthia相遇的地點--當時開滿曼珠沙華的樹林。花期未到,曼珠沙華只剩細長的鮮綠葉片供人欣賞,Erica一個人盯著那些葉片回想著與Cynthia的點點滴滴。


如果我們對彼此的愛戀只是因為血統的話,我該怎麼辦?Cynthia想要的究竟是「我」,還是破滅之血?


她的心像是在薰風中飄搖的樹葉,隨著空氣的流動來回擺盪幾乎沒有停歇的時刻。她想要說服自己兩人的愛情是發自內心的產物,和血統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過去那個愛鑽牛角尖的自己卻在嘲弄著她:妳對她的依賴也是個詛咒,妳永遠都要活在破滅之血的詛咒中無法自拔,與她相愛的幸福是個假相,相愛的不是妳們,是系出同源的破滅之血與治癒之血。


Erica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她的疑慮,只是覺得心亂如麻。她的指尖有氣無力地握著手中的信,重覆瀏覽著其中的真相。直到日落時分,她都還在那片樹林中思考著這件事,她抬頭仰望顏色像血般鮮紅的夕暮天空。


如果這份愛也是詛咒的話,她該怎麼活下去?


 


後記:


喵~~~徹底被小花和小月打敗,為什麼連晒棉被也要調情一下?


2 則留言:

  1. 面白い

    版主回覆:(12/21/2012 09:09:44 AM)


    Thank you.^^

    回覆刪除
  2. 很好看,我很喜歡

    版主回覆:(12/25/2012 01:43:30 PM)


    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