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GL小說 迴旋曲 插曲 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

警告:還是有點18禁的成分,慎入。


織第一次見到揚羽是在工作的店裡。


織的家境富裕,從小時候起,身邊的人總是對她巴結逢迎,她非常反感,也很討厭那些人的虛偽諂媚。
二十歲時,她在自經營的餐飲店工作,她不希望店裡的員工知道她的身分,她希望他們能用平常心和她相處。奇怪的是,某些同事莫名地得知她的真實身分,對她的態度畢恭畢敬,謹慎地像在招呼一位貴族。
只有揚羽和她們不同。揚羽既天真又活潑,像個毫無心機的鄰家女孩,不懂什麼人情事故,面對任何事物總是坦率又直接,完全不會矯柔造作。看著她就像欣賞著一隻在空中盤旋飛舞的蝴蝶,是那麼地漂亮又有活力。


織很喜歡和揚羽說話,和她聊天可以無拘無束,偶爾休假時兩人還會一起出遊。織在工作方面也很照顧揚羽,也許是因為她的年紀比較小,或者是一種身前輩的使命感,她總覺得她有義務幫助揚羽,讓她早日獨當一面。一年後,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揚羽家)


某天揚羽鄭重其事地告訴織:「織,我想跟妳介紹一個很重要的人。」
「是誰?該不會是男朋友吧?」織看見了揚羽的臉頰開出了淡淡的粉紅色,她那嬌羞的模樣還真可愛。
「不是男朋友。是……是女朋友。」
「女……女朋友……」織的概念裡沒有同性戀裡這個詞。
「果然很奇怪嗎?」
「不,只是有點驚訝。」
「桃香,妳可以出來了。」揚羽對著走廊大喊。


一個女人打開房間的門,走向坐在客廳的她們,逕自坐在揚羽旁邊。
「揚羽,這位就是妳常常提到的前輩嗎?」
「是的,她叫作織。她一直像個姊姊一樣的照顧我。」
「我是桃香。謝謝妳一直這麼關心揚羽。」桃香送給織一個甜美的微笑。
「哪裡!因為有揚羽在,所以我覺得工作很愉快。」織打量了一下桃香,白皙的皮膚,及肩的捲髮,穠纖合度的身材,身上不時飄來陣陣桃花的香氣,是個會令男人神魂顛倒的尤物,可是為什麼在見到她時,心中好像有股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就像是在……吃醋。揚羽也有幾個比較要好的同事,也會和她們一起玩樂聊天,可是為什麼桃香只是坐在揚羽旁邊,她會覺得有點不自在?
「織,我和桃香交往的事情是祕密,不可以告訴別人。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祕密。」
「沒問題。我不會和別人說的,一個好姊姊絕對不會洩露妹妹的祕密。」織拍著胸脯向兩人保證。
「揚羽,妳的運氣真好,去那裡工作不但賺了錢回來,還多了一個疼妳的姊姊。」桃香打趣地說道。
「待會由我來煮飯,我們三個一起吃午餐。」揚羽自告奮勇想要準備一頓豐盛的佳肴。
「織,為了安全起見,妳最好先做逃生準備,搞不好廚房會爆炸。不如我先逃走好了。」桃香邊說邊走到玄關,作勢要打開大門。
「啊!桃香,妳好過分。我的廚藝早就進步了。」揚羽的臉頰鼓的像隻生氣的河豚,轉身不理桃香。
「別鬧了,揚羽好像生氣了。」織知道桃香只是在鬧著玩,身為一個「姊姊」,她還是想辦法打個圓場。
「我就知道織對我最好了,哪像某人那麼壞心眼!」揚羽故意把頭靠在織的肩膀上,兩手捉著她的手臂。
「揚羽,妳不要吃姊姊的豆腐。」桃香走回座位。
「我沒有!我只是在跟織撒嬌。」揚羽義正言辭地反駁戀人的論調。
「啊!不公平,我也想要撒嬌。」
「才不要,織是我的姊姊,我才不要跟妳分享。」揚羽把織的手臂捉得更緊。
「揚羽是小器鬼!」
「多謝誇講!」揚羽不甘示弱地回嘴。
在和樂融融的氣氛中,三人不自覺地笑了開來。織把初次見到桃香的異樣感受暫時扔到一邊置之不理。


吃完午餐的織,打算回到家中小睡片刻之後,再去上班。途中經過一家婚紗店,櫥窗裡的純白禮服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隔著玻璃欣賞著綴滿蕾絲的禮服,某個奇異的景象閃過她的腦海:她和揚羽穿著同款式的禮服,掀開對方的頭紗,然後接吻。在教堂的迴盪的鐘聲裡接受親友的祝福。


我在想什麼啊?這種事情在台灣是不會發生的。


她的臉頰微微發燙,驚訝地差點要大吼大叫,幸好她及時摀住自己的嘴,否則路人一定會以為她是個瘋子。為什麼這次,她幻想的不是跟一個男人結婚而是揚羽?


 




 


揚羽經常跟織分享她和桃香的點點滴滴。剛開始時,織還能保持冷靜,默默聽揚羽訴說。可是某天,織不小心在揚羽家的大門前,撞見她和桃香在接吻,一股妒火油然而生。她慌慌張張的將自己隱藏在行道樹後面,想要躲她們兩人。她只是碰巧來到揚羽家附近,想說要順便向她打個招呼,沒想到會看見這種場面。等確認兩人都離開之後,織倉皇地回到家裡。


明明早就知道,揚羽和桃香是一對戀人,為什麼看見她們接吻,她居然反應這麼大?


織趴在床上,某種空虛無力感攫住了她,淚水從臉頰滾落,哭著哭著她睡著了。在夢中,微笑的揚羽邊吻她邊伸手解開她的襯衫,一手迷戀撫摸她堅挺飽滿的胸部,另一手探進她的底褲撫摸著她的身體……


醒來後,她發現她將手指伸進自己體內,底褲沾滿了透明黏滑的液體。她急忙拔出手指,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警戒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動靜。幸好這個時間,她的家人都不在,她鬆了口氣。拿起一套乾淨的衣服,打算到浴室煙滅證據。她脫光衣服,站在浴室的鏡子前,沖洗自己,然而無論把身體洗得再怎麼乾淨,也洗刷不掉她綺麗的幻想,被夢境挑起的慾望。她坐在冰涼的地板上,曲起雙腿,看著鏡中倒影,幻想著與她共浴的揚羽將手指伸進她體內,探索著她的私密。


「啊……揚羽……啊……再快一點……不要停……」織反覆將手指擠進體內,試圖滿足慾火焚身的自己。她不由自主地配合著內壁緊縮的節奏,不斷加快手指抽送的速度,直到高潮來臨,她氣喘噓噓,軟弱無力地倒在地上。
「揚羽,我不想繼續當妳的姊姊。我也好想像桃香那樣愛妳……」織的告白被浴室裡瀰漫的水蒸氣與流水聲掩蓋,除了她,誰也沒聽見。


揚羽,如果我的髮型和桃香很像的話,妳也會愛上我嗎?妳曾經說過,妳很喜歡她的捲髮。


洗完澡的織坐在房間的梳妝檯前,手裡拿著電捲棒,將頭髮分成好幾份,一束束燙捲。
今天,她和揚羽都是上晚班。揚羽會注意到她的新髮型嗎?會稱讚她嗎?


織帶著期待的心情走進店裡,比她先到的揚羽像隻貪玩的蝴蝶在她身邊盤旋飛舞。


「新髮型耶!好難得!」織一踏進店裡,揚羽的手立刻不安分地玩弄著織的頭髮捲曲的部分。
「揚羽,妳真是的。」
「織的新髮型好漂亮,妳是不是談戀愛了,怎麼突然想換髮型。」揚羽的手指依然好奇地玩弄著織的頭髮,如此親暱的舉動在織的眼裡產生了與過往截然不同的意義。
「算是吧!」
「對方一定會被妳的美色迷得神魂顛倒。」
「揚羽,妳喜歡嗎?」
「很喜歡,如果我現在是單身的話,一定會想盡辦法打敗所有追求者,把妳據為己有。」
「揚羽,別玩了,該認真工作了。」織說完,立刻走向自己的工作崗位。她站在收銀櫃檯前想著揚羽剛才說的話。


一方面,她很開心揚羽稱讚了她;另一方面,她又感到些許失落。她比桃香更早認識揚羽,卻比她更慢發現自己的心意。如果她能早點察覺這份心情,現在和揚羽交往的人應該是她。她突然覺得從小到大被灌輸的異性戀概念可恨到了極點,如果她們之中有一個是男人,她早該發現心中埋藏已久的情愫,卻礙於性別,讓她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揚羽只是她心愛的妹妹,除了朋友之外不會再有其他可能性。」她錯過了告白的最佳時機,也許這輩子她……只能當她的姊姊了。


晚上七點,員工全都下班了,只剩下織和揚羽兩人。織拉下鐵門,設定好保全系統。
「好,可以走了。揚羽,待會要一起去吃宵夜嗎?」
「對不起,織,今晚我和桃香約好了,改天我們在一起出去玩。」
「沒關係,妳快點去吧!如果遲到就不好了!」
「嗯!拜拜。」
向織道別以後,揚羽頭也不回的走了。


織站在店門口,看著揚羽遠去的背影消失在街景中。幾分鐘後,一個男人走到她面前。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煬了。」
「我知道,我不是來吃晚餐,我是來找妳的。」
「找我?」織仔細看了一下男人,他的臉孔似曾相識。
「織,妳不記得我了?我是跟妳青梅竹馬的暉。」
「暉?好懷念!以前我們常常一起玩的。你搬家後就沒見過面了。」
「一直站著說話不方便,要不要找間咖啡店坐坐,我請客。」
「好啊!」





「暉,你和以前不一樣了。小學時你很怕生的,只敢和我玩,還被同學嘲笑娘娘腔,因為你很愛哭。」織邊說邊攪拌面前的咖啡。
「織,那種事就別提了。」男人尷尬地笑了。
「不過,現在的你看起來很帥氣,是個風度翩翩的紳士。一定有很多女生追你!」
「織,妳別取笑我了。」
「我沒有取笑你,是真得這樣認為。」
「對妳而言,我很帥氣?」
「對。」織斬釘截鐵地回答。
「織,妳知道我回來的理由嗎?」男人的手緩緩伸向織放在桌面的手掌。
「不就是想見見老朋友嗎?」
「我是為了見妳才回來的。」男人的雙手輕經捧著織的手掌,像在呵護一件珍貴的寶物,雙眼筆直的凝視著織,彷彿想望進她靈魂的最深處。
「見我,暉?」在織的印象中,暉是個欠人照顧的弟弟,她第一次看到暉如此積極的一面,她感到不知所措。
「織,我愛妳。」
「暉……可是這太突然了……」織並非第一次被男人告白,她才剛發現自己對揚羽的愛戀,她不知該如何整理紊亂的情緒,也暫時沒有和別人交往的打算。
「織,不要拒絕我。」男人的雙手比剛才握得更緊。
「暉,可是我心理已經有別人了。」
「我知道。妳的心上人是剛才跟妳一起下班的服務生,沒錯吧?」
「 暉,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在六點五十分左右,就在近附等妳下班,我看見妳的眼神一直追隨著那個孩子。」
「暉,你的觀察力還是一樣入微。」
「不,不是的。織,當妳用眷戀的眼神看著那孩子離開的時候,我也用同樣的眼神看著妳啊!」
「暉……」
「織,妳應該很清楚,妳和那個孩子是不可能的。就算妳們兩情相悅,也不能結婚。而且她不是喜歡別人嗎?」
「暉……」男人說的話震盪著織的內心,她不知該回答什麼才好。
「織,我會讓妳忘了她的,請妳跟我交往。」
「暉,可是這樣對你不公平。」
「愛情裡本來就沒有公平,也沒有什麼先來後到。我不奢求妳立刻回應我的心意,我只求妳給我一個機會,一個愛妳的機會。」
「暉……好吧!」大概是咖啡店裡昏黃的燈光與悠揚的音樂太有情調,織答應了暉的請求。


織的心底深處渴望從對揚羽的愛戀中解脫,也許眼前的這位青梅竹馬可以力挽狂瀾將她拯救出來;而且,暉和她一樣都是單戀的狀態,她並非第一次墜入情網,她知道那有多麼痛苦,她無法丟下他不管,她不想傷害他。




 


原本被愛是幸福的,但是無論暉如何努力地討好織,織就是忘不了揚羽。當暉牽著她的手,織想的是揚羽;當暉親吻著她的雙唇,織想的還是揚羽,對揚羽的愛意像充滿怨念的靈魂徘徊在織的世界。暉對織百般呵護,寬容大量。就算織在兩人約會途中,跑去找揚羽,他也不會大發雷庭,只是露出一種了然於心,耐人尋味的笑容,目送著她離去。暉既成熟又溫柔,就連看見織在吃桃香的醋,他也會想盡辦法逗她開心。織很清楚,暉對她是真心,就像她對揚羽的愛也是真心的。可惜織忘不了對揚羽的心意,她無法回應暉的感情。每當暉對她好的時候,她感受不到被愛的幸福,只有不斷累積罪惡感。她愛不了男人,卻享受著男人給她的種種好處。織希望自己能真正愛上暉,她曾經故意勾引暉和他上床,她心想如果她對他的肉體產生依賴,也許她就能徹底忘了揚羽;但是出乎預料之外,不論她如何誘惑暉,他都不肯碰她,只因為暉堅持在得到她的心之前,他是不會碰她的。原來,暉竟是如此珍惜她,像保護著一顆脆弱易碎的雞蛋。與他相比,自己是何等的卑鄙,她沒有資格擁有他的愛。兩年之後,她決定了,她要讓暉自由,讓能給暉愛情的人擁有他的愛。


一對男女站在公園的噴水池前,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
「對不起,暉,我們分手吧!我還是忘不了她。」
「沒關係,我了解的。因為我也忘不了妳。」
「暉,到頭來,我還是傷害了你。」
「我沒事的,我不是以前那個愛哭鬼。無論如何,我還是很高興我曾經擁有過妳。」
「暉,對不起。」
「織,該道歉的人是我。我沒有遵守約定,讓妳忘記她。如果哪天,妳改變心意,隨時歡迎妳回來找我。」
說完這句話,男人轉身打算離開。
「暉,再見了!」女人向他告別,男人停下了腳步。
「織,我們還是朋友嗎?」
「當然是。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男人離開織的視線之後,織坐在噴水池前想著與男人交往的回憶。


天空的雨越下越大,模糊了織的視野,雨應該是冰冷的,但是滴落在她臉頰上雨水中卻挾雜著溫暖,就像暉對她的愛一樣。歉意隨著淚水汩汩流出,她恨,她恨自己愛不了他,她恨自己忘不了揚羽。


為什麼最真的心,碰不到最好的人?


獨自在雨中流淚的織並不知道,與她分手的男人也在同一場滂沱大雨中,用無言的淚水問著相同的問題。


 


 後記:


喵~~~這次的歌是這首。


 


 


喵~~~這次主角是織。


織DIY的情節,只是要表現織對揚羽感情的轉變,從原本姊妹般的情誼過渡到想要裸程相見的愛情。


貓發好人卡給男配角發得很心虛,希望他在和織分手之後,可以找到一個與個共享愛情幸福的女孩。


標題曲目的編號,並非故事時間的順序,只是小說完成的順序。每篇主角可能都不同。


小說標題迴旋曲的意思是:生命在愛與被愛中不斷循環,交織成令人難以忘懷的旋律。


喵~~~怎麼都是虐文啊?好像一直都在虐織。可憐的孩子~~~


 


 


 


1 則留言:

  1. GL小說目前有看到二篇還蠻重可味的情慾薄荷糖与MI KU MI 但可惜沒有完结篇呢

    版主回覆:(07/26/2013 03:07:52 AM)


    謝謝推荐。剛看了一下,可惜不合我胃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