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3日 星期日

GL小說 迴旋曲 曲目二 依靠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校園裡傳來學子的朗朗讀書聲,揚羽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想要逃離那首詩。對別人而言,那首詩不過就是篇給新娘的祝福,然而,對她而言,那首詩是個恐怖的詛咒會讓她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因為那首詩讓她想起桃香,她深愛的戀人。就在一星期之前,桃香嫁人了,留下她一個人,留下她獨自面對殘破的愛情。揚羽想忘了她,可惜事與願違,她離去之後,共同的回憶反而變得越來越鮮明,不時地自動在她的腦海中重覆播放,像在欣賞一幕又一幕的電影。她今天休假,但她寧願去上班,工作可以轉移她的注意力。她從來沒有這麼討厭過休假。她不想待在家裡,那個空間充滿她與桃香的種種回憶。原以為只要逃離房間,就可以逃避過去,然而無盡的思念與失戀的淒楚陰魂不散的跟著她,就連一首古老的詩歌都能讓她潰堤。她不在意自己就在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街頭,放任淚水肆無忌憚地滾落,彷彿這樣能洗刷掉她心中難以磨滅的傷痛。她低著頭,迷迷糊糊地走進走進一間百貨公司,心不在焉地走過每個部門,她的視線不經意地瞄到了化妝品部門的某位專櫃小姐,她的捲髮,她的五官,與桃香十分神似,但她確定那女人不是桃香,她們的身高不一樣。揚羽的心裡湧起了滿滿的挫敗感,她不斷勸自己要好好振作,習慣沒有桃香的日子,可是頑皮的老天爺卻不斷在對她開惡劣的玩笑,就像是在嘲諷她違背天理、違背倫常的愛情。不論是在家裡或外面,桃香的影子無所不在,簡直就像是懲罰她,懲罰她不該愛上另一個女人。


 


向晚時分,揚羽帶著滿身疲憊回到家裡,胡亂地洗了澡之後,換上輕便的家居服,打開櫃子上的床頭燈,趴在自己的枕頭上。她捨不得丟掉桃香的枕頭,依然讓它占據床上一角。她想休息,讓身體,讓心,好好休息,不願再去回想,再去思考任何事情。她閉上眼睛試圖逃避現實的殘酷,她不想看到眼前的一景一物。這個房間不但隱藏著她和桃香纏綿的回憶,還有另一件她難以啟齒的事情。桃香結婚那天,她喝醉了,情同姊妹的織來照顧她,她似乎把織錯認成桃香,還對她做了不該做的事。織想將一切以「作夢」來敷衍過去,但揚羽在整理房間時,發現一條沒看過的內褲,不是她的,也不是桃香的,上面有水漬乾掉的痕跡,於是她確定了,確定她對織做了那種事。她試過以旁敲側擊的方式詢問事情的真相,織不是言詞閃爍,就是轉移話題。她有預感,倘若她強迫織說出實情,兩人姊妹般的情誼恐怕就要畫下句點了。她選擇配合織演出,假裝那天晚上什麼也沒發生過。揚羽已經失去桃香,她不能再失去摯友。


 


咕嚕咕嚕……
乾癟的肚子發出的抗議的聲響,提醒她該祭拜空虛五臟廟,她抬起頭來,正好看見就連原先散發微弱光芒的床頭燈在一瞬間變得晦暗,投奔死氣沉沉的黑暗之中。她試著按壓燈的開關,但是燈泡不為所動。
「停電嗎?」她嘆了口氣,起身下床,拿起手電筒走到客廳,點了根蠟燭,一個人坐在黑暗裡啃食麵包。吃完之後,她不知該做什麼才好,只好盯著搖曳的火焰發呆。與桃香的點點滴滴,再次趁隙而入,像是洶
湧的驚滔駭浪在她的心中攪動翻騰。揚羽不怕黑,但是很怕晚上停電。那種感覺,就像是光明的希望突然被黑暗奪走似的,令她心生畏懼。以前,這種時刻,桃香都會陪著她。可惜,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如今
桃香是別人的妻子,當然不會出現在她身邊。眼中殘留的朦朧水氣,再次迅速匯聚,極欲從她的眼瞳中逃脫誕生成晶瑩的淚珠,代替主人訴說苦悶的心境,揚羽的傷悲被湮沒在漆黑之中,只有與黑暗對峙的蠟燭陪同她垂淚。她的嘴角嘗到了痛徹心扉的苦澀,微微顫動的雙唇等不到戀人的親吻,只能向無邊無際的黑暗輕聲地呼喚那個刻骨銘心的名字,放任回憶如同走馬燈劇場般再次播放。


咚咚咚……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揚羽的思緒,她走到玄關應門。
「是誰?」
「揚羽,我是織。剛才忽然停電了,妳沒事吧?」
聽到來人的名字,揚羽有點失望,但隨即擦掉淚痕,逼自己強打起精神接待客人,她打開門讓她的朋友進來,招呼她坐下。
「織,妳怎麼會現在來,不是才六點多嗎?」
「揚羽,已經八點了。」
「是這樣啊……」
「揚羽,妳還好嗎?」微弱的燭光映照著揚羽梨花帶淚的眼瞳,讓織不禁擔心好友的狀況。
「我又想起她了……」
「揚羽,明天妳可以改上晚班嗎?小祈說她明晚有事情。」
「可以。最好讓我早班也上,晚班也上,也別讓我休假。」
「別開玩笑了,那樣身體會吃不消的。」
「織,妳知道嗎?每次這種時候,桃香都會來陪我……抱著我……」
「像這樣嗎?」織伸出雙臂將揚羽包容在自己懷中。她心疼揚羽在愛情中受到折磨,卻又暗自竊喜她得到了名正言順擁抱她的機會。
「嗯……雖然她總是喜歡在口頭上欺負人,但是她真得對我很好……」從織身上傳來與桃香不同的溫暖,但同樣令她安心的體溫,她忍不住再次落淚。
「揚羽……」織在心裡偷偷地嘆了口氣,揚羽果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忘記桃香。
「織,為什麼認認真真的去愛,就是得不到?」
「揚羽,很多時候,付出不一定能得到回饋,人生經常如此!」織在心中自嘲得對自己說道:「或許我也得不到。」
「織……我該怎麼辦才好?」
「把她忘掉……」
「織,告訴我,初戀是不是都是沒有結果的?」
「這種事情因人而異。我的初戀也無疾而終。」
「織,今天我在百貨公司,遇見一個長得很像桃香的專櫃小姐。」
「揚羽,想追那個人嗎?」
「不,我已經不想談戀愛了。」
「為什麼?」
「我累了,我只要有織陪著就好了。」
「嗯,我會一直陪著妳的。只要妳需要我,告訴我。」
聽到揚羽的話,織不懂自己到底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她得到了永遠陪伴揚羽的權利,但她的心意恐怕要永遠石沉大海了。揚羽在初戀中受傷慘重,短時間內恐怕無法鼓起勇氣再愛一次;甚至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談戀愛了。她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讓揚羽振作起來。織決定將對揚羽的感情,封印在內心深處,繼續以「姊姊」的身分陪在她身邊。她暗自對黑暗中晃動的熒光發誓,即使然盡她對愛情的熱度,也要照亮懷中傷痕纍纍的靈魂。而低頭啜泣的揚羽沒有看見織眼角的憔悴,也沒有聽見另一顆心支離破碎的聲音。



之後,名為思念的無期徒反覆折磨著揚羽,她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像隻翅膀破了個洞的蝴蝶,無法平穩地在空中飛行,無論如何努力地拍動揮舞羽翼,也劃不出無懈可擊的弧形,只是重覆著跌跌撞撞,換來更多傷痕。於是,她退化成作繭自縛的蛹,除了工作以外足不出戶,有一餐沒一餐地著吞嚥著索然無味的食物。看著日漸消瘦揚羽,織越來越擔心她,也越來越關心她,幾乎天天都去看她,陪她吃飯。只要揚羽上班遲到,她二話不說就衝到她家去接她。以淚洗面的日子漸漸減少,揚羽不知不覺跌進織溫柔多情的網中。現在的依靠與過去的眷戀,將她的靈魂撕裂成兩半。她發過誓,即使桃香離去,她也要永遠守著這份破碎的愛情,直到生命終結。現在的她習慣了另一個女人給她的溫暖,內心依然眷戀著曾經深愛的花朵,那朵花的倩影常在午夜夢迴夜闌人靜時綻放在她的記憶裡。



不知不覺過了三百六十五個日子,隨著時間的流逝,桃香變成揚羽記憶中的一朵壓花,依然美麗翉翉如生,但已失去昔日鮮明奪目的色彩。揚羽曾經有度日如年、借酒澆愁的荒唐日子, 不知從何時開始,桃香的身影漸漸被織取代。某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在她心中蔓延,逐日壯大,壓得她喘不過氣。她印象中的織喜歡男人,她認為織對她的好只是出於一備姊姊的關心,她遲遲不敢表白;或者,她只是想找個藉口維持現狀,她沒有勇氣承擔兩人關係決裂的風險;或者,她的初戀讓她受傷慘重,她無法鼓起勇氣再愛一次。



揚羽站在鏡前整理儀容,梳理頭髮,替自己綁上許久未見的蝴蝶髻,頻頻轉身,從各種角度凝視鏡中倒影。她張開雙唇,露出潔白皓齒,唇角勾起愉悅的弧度,她不想再讓織擔心了。她決定把屋子裡一切與桃香有關的東西,都收起來。她把桃香專用的枕頭塞進櫃子,然後打開桃香專用的抽屜,一本熟悉的筆記簿印入她的眼簾。自從桃香離去之後,她就再也沒打開過那個抽屜了,她不知道桃香將兩人的交換日記留給了她。她索性打開日記,看著一行一行敘述著初戀的文字,戀愛的歡愉躍然紙上。如今,她已經感受不到撕心裂肺的痛楚,筆記簿上的一字一句牽動了她的嘴角,甜蜜懷念的感覺浮上了她的心頭,溫暖了她的心房。在看到某一行文字時,揚羽有股泫然欲泣的衝動。交換日記的最後一頁,寫著幾行她沒看過的話,桃香沒有親口向她說的話。


「今生無緣,來緣再續。這輩子請妳忘了我,飛向下一個能讓妳幸福的懷抱。無論我身在何處,都會為妳的幸福祈禱。」


這些話語像春風般,拂過她猶豫的心靈,輕輕地推著她,將她推向下一個愛情,她突然好想見到織,想要表明她的心意,即使被拒絕也好,她只想義無反顧的再愛一次。顧不得跌落地板的交換日記,她跑出家門往織的住處前進,卻在途中與某個女人相撞,雙雙倒在地上。
「對……對不起……真得很抱歉!」冒失的揚羽跌坐在地上,低頭拼命地向對方道歉。
「揚羽,妳沒事吧?」對方早就先站了起來,伸出手將她扶起。
為什麼對方會知道她的名字?揚羽抬起頭,看見了再熟悉不過的身影,那是在她最脆弱難熬的時刻陪伴著她,使她不至於精神崩潰的身影。
「織……」她哽咽著聲音呼喚對方的名字。
「什麼事情,這麼急?衣服都髒了!」織伸手拍掉她衣服沾染的灰塵。
「我想見妳……有……有很重要的……話……要說……」
「是什麼?不要緊張,妳慢慢說。」
「我知道……桃香結婚那天……我對妳做了不該做的事……」
「揚羽……」織沒想過揚羽居然會再提起這件事,感到不知所措,也許她無法再繼續隱瞞下去了,那件事的真相。
「可是……有件事……我無論如何都想讓妳知道……」
「揚羽……」織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她懷著忐忑不安,繼續聽揚羽說下去。
「織,我愛妳……」
「揚羽,妳是不是又喝醉了?妳看清楚,我不是桃香。」「我愛妳」這句話,織聽揚羽說過好幾次,只是每次對象都是已經離去的桃香。
「我知道。我沒有喝酒。」揚羽睜大無辜的雙眼盯著眼前的女人,不懂對方為何會有這種誤會,也許她該表現得更積極一點,才能把她的心意確實傳達到對方心中,她將織的手掌帶上自己的臉頰,繼續她的告白。「織,我好高興在脆弱的日子裡,妳一直陪著我……織,我愛妳……」
「揚羽,最後那句話……妳可以再說一次嗎?」織從沒想過她的心情會得到回應,她必須確認這不是一場夢,也必須確認揚羽是否是認真的。
「說幾次都行,織,我愛妳……」
那句話如同咒語般迴盪在織的腦海裡,現在的她既不是桃香的替身,也不是揚羽的姊姊,揚羽想要的是『她』,揚羽愛的人是『她』。織早就已經將對揚羽的愛情封印在心底深處,只想繼續以「姊姊」的身分守護著她就好。她從沒想過能從她口聽到那句夢寐以求的話語。揚羽的身邊一直有桃香在,即使是在她離開之後揚羽還是對她念念不忘。「我愛妳」如此簡短的一句話,再次開啟了織心中的祕密,無處可去的情感,如今總算有了歸之地,眼底竄升得氤氳水氣讓她的視線變得略微模糊。靠在她身上的身體微微顫抖,似乎也和她一樣心情激動。
「揚羽……我也愛妳……」透過模糊的雙眼,她看見了對方同樣濕透的眼神。她輕輕捧起揚羽的臉,吻上對方顫動的雙唇。兩人真正的「初吻」裡,夾帶著一股淚水的苦澀與幸福的愉悅。
結束接吻之後,揚羽率先向織道歉了。「織,對不起。那天我對妳做的事,一定傷妳很深。可是妳什麼也沒說……」聽到這種話,織決定向揚羽坦白事情的真相。
「那天的事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我禁不住誘惑……對不起,揚羽。其實我喜歡妳很久了,某天我看到妳和桃香接吻,然後我發現到我愛上妳了……」
「織,該道歉的人是我,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妳的心意……還常常跟妳說桃香的事情……」揚羽忍不住對自己遲鈍感到自責。
「沒關係,那種事情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覺得好幸福……」對織而言,過去的付出與單戀的辛酸在這一刻全都得到了彌補,她伸出手臂擁抱著向她飛來的揚羽,於是,揚羽在兩個女人的愛中,破繭而出,重生成一隻五彩繽紛的蝴蝶,再次揚起羽翼,於愛情之中翩翩飛舞……


 


後記:


喵~~~這次的靈感是這首歌。怎麼這系列的故事好像都不怎麼愉快啊?


 


喵~~~貓覺得自己弄這兩隻虐太久了,幾乎沒什麼愉快的成分。而且原本預定是個連貫性薄弱的故事,怎麼好像變在一篇連貫性很強的小說?


改天要把曲目順序改掉了!


還有桃香和揚羽的前傳要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