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GL小說 花與月 特別篇 Enlightenment 啟蒙

喵~~~十五禁,慎入。


 


二歲,半大不小的年紀,情竇初開的時期。



與父親四處旅行的金髮少女偶爾會幻想著王子與公主的邂逅,解除詛咒的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沒有母親的她夢想著,長大以後要和心愛的人結婚,同心協力將兩人的孩子扶養長大,全家人可以共享平靜安穩的生活,不用現在這樣四處飄泊,尋找著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們。



她和父親來到一個叫做日本的國家。此刻,金髮少女正泡在溫泉裡享受,倒映在翠綠瞳孔中的氤氳水汽猶如森林中漫起的迷霧,讓她難以分辨眼前的景象究竟是真實還是虛幻。



在離她不遠處的朦朧水汽中,有兩個陌生女人交疊的身影。金髮少女看不清楚她們的長相,但她聽見了談話聲。
「啊……等等……在這裡……不太好……」其中一個女人推開對方,吞吞吐吐地說道。
「沒事的,進來的只有我們兩個。」另一個女人似乎想說服對方陪她做某件事。
「可是……我剛才看到一個金髮女孩走進來……」女人壓低了聲音,說出了她的疑慮。
「她不但是個小孩子還是外國人,不會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妳還不懂我有多麼想念妳嗎?我們難得見一次面……」另一個女人的雙手搭在對方肩上,重新將她拉近自己。



之後,金髮少女就沒聽見她們聊天的聲音了,取而代之的是女人愉悅的喘息與呻吟聲。金髮少女的母語是英文,她們的對話她只聽懂了一點點,她不明白那兩個大姐姐在玩什麼遊戲,憑直覺,她認定她們一定在做很好玩的事情,因為她們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地愉快。好奇的她圓睜著眼睛靜靜地觀察兩人。她看見那兩人的雙手在對方身上游移,接著其中一人把手伸向對方的兩腿之間,另一人頻頻顫抖著全身,發出高亢的聲音,兩人的臉頰越來越靠近彼此,四片唇瓣緊緊貼合。金髮女孩可愛的小臉染上了淡淡粉紅,她想起了圖畫書上王子與公主結婚時的誓約之吻,她難為情地轉身,摸摸自己略微發燙的雙頰。



「公主」與「公主」也可以結婚嗎?也可以相愛嗎?她產生了這樣的疑問,但她不打算去向她那孩子氣的父親詢問這件事。因為「公主」與「公主」是否能相愛的問題,一定只有「公主」才知道吧!



出了溫泉之後,金髮少女在寄放衣服的置物櫃前遇到了溫泉裡的陌生女人。她很想向她們詢問自己的疑惑,可惜語言不通,她所能做的只是對著兩人微笑而以。一個女人自然地向她投以同樣友好的微笑,另一個女人則是害羞地低著頭。女人臉頰上的緋紅讓她顯得豔麗動人,猶如這個國家春日裡綻放的櫻花,那嬌媚的模樣盤踞在金髮少女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



隨著年歲的增長,金髮少女逐漸淡忘了這段萍水相逢的故事……




 


十七歲的金髮少女,Cynthia,低著頭走進房間,拿起枕頭與棉被倉皇地逃出這半年來她最熟悉的休憩地點。平日與她分享同一張床的長髮少女一言不發,只是用目光追隨著她的一舉一動。罪惡感讓Cynthia暫時沒有面對那道視線的勇氣,即使她知道隱藏在冰冷偽裝之下的靈魂有多麼溫柔。她做錯事了,只因為一時的氣憤與忌妒。明知收留她的Erica最討厭身體接觸,她卻越過了那條界線強吻了她。她睹氣似地用力將手上的東西扔向沙發,滿意地聽見枕頭和棉被與沙發碰撞發出的聲響,接著她整個人躺在沙發上,打算就這樣睡到天亮,希望一夜好眠能讓她恢復正常狀態。偏偏事與願違,她闔上眼睛就看見那個想要接近長髮少女的男人以及Erica被強吻時的驚恐表情,她在心中反覆咒罵那個男人,也不斷責備著自己的衝動,悔恨的情緒導致她的睡眠一點也不安穩。在迷茫的意識之間,某段十二歲時的記憶竄入了Cynthia的腦海,她在溫泉裡觀察著兩個陌生女子交疊的身影,她聽見兩人愉悅的嬌喘呻吟,她想要看得更清楚,溫泉裡的她游近兩個人,當霧氣散去之後,她看見糾纏著彼此女人居然是……她和長髮少女。這幕場景害她猛然驚醒,嚇出一身冷汗,掀開棉被驀然起身大口喘氣。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坐在沙發上的她拿起茶几上的開水,輕啜了幾口之後,放下杯子,用手指擦掉幾顆殘朱唇上的水珠,這個小小的動作讓她又想起了白天接吻的事。


Erica的唇瓣很柔軟,不知她的舌頭舔起來的觸感如何?erica的意思是石楠花,她口中的味道一定也和花朵一樣香甜吧?



金髮少女呆呆地環顧四周,思緒宛如風中的斷線風箏隨著氣流四處飄盪。初次見面那天,Erica為了救她曾經用赤裸的身體替她取暖,當時Cynthia失血過多,細節她記得不太清楚,如今回想起那種狀況,她不禁紅了臉。即使半年來都同住一屋簷下,她也從未看過對方的裸體,但隱藏在連身裙底下的曼妙胴體絕對是會讓人神魂顛倒的吧?不然鎮上的人也不會說她是冰山美人。



沙發提醒了金髮少女另一段她與Erica親密接觸的回憶。那天她們一起去鎮上買東西,Erica聽見玻璃碎聲之後不太對勁,為了安撫她的情緒,Cynthia讓她枕在自己的雙腿上休息。她還想起長髮少女曾經也在這張沙發上獨自進入夢鄉,只因為她把床讓給了自己。各種與Erica共同的回憶浮現心頭,滲透出絲絲甜蜜,猶如滋潤乾涸沙漠的甘霖。那些用「冰山」來形容她的人,實在沒有看人的眼光,只要了解她的本質之後就會發現她是多麼地溫柔體貼。可是也正因為Erica冷漠的態度,她才會還是單身狀態,否則她這個千金小姐早就嫁給門當戶對的紈褲子弟,哪裡還會去理會她這個來路不明、無家可歸的人?


 



回憶所帶來的暖流在金髮少女的股間沁出一層濕意,她忍不住將手掌放在雙腿之間磨蹭著最原始的慾望,隔著底褲撫弄著她對某人的渴求,她不禁羨慕起十二歲時不期而遇的陌生女子,她也好想和長髮少女一起享受魚水之歡,但那是難以實現的夢想,畢竟Erica嫌惡身體接觸,想要與她肌膚相親根本是天方夜譚,那麼至少在此刻放任自己沉淪在幻想之中,與心中那個虛無縹渺的她共度春宵。


 


陣陣來自下體的酥麻感貫穿了金髮少女,她顫抖著全身,口中頻頻呻吟著歡愉,直到自己像繃緊的琴弦般在瞬間徹底放鬆。她的身體得到了慰藉,然而心靈的空虛仍舊尚未填滿,全身的每個細胞仍然在嘶吼著愛人與被愛的渴望。


 



名為思念的種子悄悄地生根發芽,逐漸成長茁壯,日積月累的相處替它提供了最佳的養分,它錯綜複雜的根基才得以牢牢定著於金髮少女心田,難以砍斷移除,讓她無法自拔深陷愛情的泥淖之中。即使能與長髮少女朝夕相對,Cynthia還是對她念念不忘。心中積滿了無數難以宣洩的情感,金髮少女從來就不知道墜入愛河竟是如此令人鬱悶,就連身為愛神的丘比特也曾被自己的愛之箭擄獲,身為凡人的她又怎麼會有與愛情魔力抗衡的本事呢?朱紅唇瓣綻開了一抹自嘲的微笑,Cynthia看著窗外的皎潔的月色,祈求今晚Erica能有個安穩的睡眠,並且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把持住自己,再也不要做出令她困擾的事,從現在開始她要盡量避免與她所有的身體接觸,在能完全克制住情慾之前,再也不要與她共用同一張床。


 



至少要回到以前的關係……



金髮少女自忖著她的打算,再次躺回沙發上,閉上眼睛,在漫漫長夜的看顧之下再次步向黑暗,期待著與長髮少女「和好」的那一天早日到來。


 


 


後記:


喵~~~這是第八章小月強吻小花之後的想法以及她的情慾。


主要目的是說明第九章小月所說的「非分之想」,而這正是她不能繼續和小花同睡一張床的主要原因。


本來是沒有這一篇,可是小月自己跑來跟貓「告解」,所以莫名奇妙地又多了一個特別篇。


「花與月」的主要是以小花的視角在進行,小月的某些事情貓就只能靠特別篇補足了,插入本傳只會干擾故事的流暢度。


貓也看過很多探討單方面情慾的故事,可是有七成以上的描寫方式都讓主角顯得像個色狼,貓實在無法理解他們的寫法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