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GL小說短篇 饗宴 (18禁,過激H,慎入)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妳纖細的手指在黑鍵與白鍵之間飛躍,宛若枝椏間靈動跳躍的白鴿。音符自指尖流洩而出,與大氣碰撞振動化為婉轉動人的旋律。
我懷疑妳的手指一定是被人施了魔法,不然,為何妳能創造出如此扣人心弦的樂曲?
我豎耳傾聽,想要從音階中找出一點端倪,卻徒勞無功,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妳的曲調搖擺。
一曲結束,妳起身捉起兩側的裙擺,欠身向妳唯一的觀眾致意。


 


我雙手合十,拍打著讚嘆的節奏,卻不禁忌妒方才配合妳演出的搭襠,與妳的氣質極為相襯的木質鋼琴,它流暢的形體線條中散發著木頭的淡淡幽香。妳說過妳喜歡木製品,它們給妳一種被森林圍繞的清爽感覺。



妳踩著如水蓮凌波般的優雅步伐,走向坐在木質長凳上的我。
妳說,我該付出「代價」,否則就是「不當得利」。
我說,妳未免法律中毒太深,想得太多。
妳反駁我,音樂會都要買門票,所以我該付出相應的代價。
我說,這世上也有免費的慈善演出,就當作是妳對我的施捨,道義上的不當得利。
妳繼續反駁,這世上有捨才有得,妳要索取妳應得的代價。


 


不想再浪費唇舌,妳的朱唇貼上我想不出愚蠢回話的乾澀停滯。知道多說無益,我贏不了理性與感性兼具的妳——雅典娜與維娜斯的繼承人。(註一)
妳舔溼我的唇瓣,溫潤小舌探入我的領域,索求妳想要的報償,也許妳早已看透我的心思。
我是高腳杯中血色鮮紅的穿腸毒藥,看似沉穩平靜,卻不安於室。隨著空氣流動挑逗妳的呼吸,誘惑妳的味蕾,讓妳產生一親芳澤的衝動。
妳舉杯啜飲我獨特的風味,我麻痺妳的中樞神經,讓妳興奮,讓妳狂亂,讓妳更加渴求我的存在。


 


妳的雙手撫上我發熱的身體,除去我上半身所有多餘的裝飾,將我攤平在桌上,唇舌由上而下依序進攻裸露的白皙,留下一道道宣示主權的印記。
雙手忙著撫弄我胸前的渾圓,接著滑過平坦小腹,隔著裙子摩娑我雙腿間的炙熱。
妳調皮的舉動令我心癢難耐,我保持沉默,用充滿慾望的迷離眼神蠱惑妳的衝動,將妳灌醉。
迫不及待的妳像是在掀開蓋琴布,撩起我的裙子,褪下我的底褲,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累贅。
妳飽滿的指腹在我的敏感的粉紅琴鍵上跳躍,另一隻纖纖素手在我的赤裸上游移,我是妳專屬的琴弦,妳正在為我調音。
我顫抖著琵音,只為妳吟詠的詩歌如行雲流水般傾洩而出。
妳不動聲色,手指伸入我的核心。凡物不得其平則鳴,妳的來訪擾亂了我世界的平靜秩序。
我開始隨著妳彈奏力道的漸強、漸弱、漸快、漸慢,發出種種抑揚頓挫,高低起伏的強烈波動;快板與慢板交織,音符與休止符錯雜。
我拱起的身體渴望曲終的高潮,妳卻停下動作,將我捨棄在一聲滯留的延長音。體內欲求不滿的熱度,腫脹推擠著妳的手指,卻阻止不了妳的離去。


 


我從桌上坐起,妳看著我泛紅的雙頰,嘴角勾起一抹淺笑,以眼神暗示我們的下一步。
我為妳寬衣解帶, 脫下雪白連身裙。接著,我們合力將木質長凳搬到鋼琴室中央的空曠地帶。
妳褪下貼身衣物,一手向後伸直扶著長椅,一隻搭腳在長椅上,一腳踩在地板上,預告著第二場親密演出的前奏。
我脫掉裙子,以與妳相同的姿勢站在對面,成為妳的鏡像,允許我們的雙腿交錯堆疊,花心緊貼妳的瑰麗地帶,卻發現妳竟然與我同樣潮溼,此種令人羞赧的成就讓我脹紅了臉。
交疊糾纏的我們綰合成難分難解的同心結(註二),編織著彼此的思念。


 


妳採取行動,挺身撞向我的敏感脆弱。不甘示弱,我在骨盤間使力,用我的炙熱衝撞妳的激情,瓜分妳的主導權。
渲染妳白皙胴體的淡雅粉紅令我意亂情迷,自由奔放的妳依舊氣質非凡。
我們在柔軟溼潤的舞蹈中彈奏著一首歷久彌新,傳唱不衰的詠嘆調——任何樂器都無法演奏的天籟之音,任何鳥類都無法模仿的婉轉歌聲。
雙腿間的涓涓細流隨著我們的碰撞,聚積成河,匯流成洋,發出潺潺流水聲。
我們律動著活潑輕快的大調、悲愴黏膩的小調,最終化作慷慨激昂的進行曲。
我們進入尾聲,跳脫五線譜之外,以氣勢磅薄、足以穿雲裂石的頻率成就演出的高潮;
我們在原始純粹的強烈喜悅中看見宇宙爆發,一切回到太古的混沌狀態——愛最初的起源——包容無數碎屑殘渣,所有組成生命與希望的材料。


 


戀戀不捨結束彼此的糾纏,謝幕的我們意猶未盡,舔食演出終結的慰勞品——殘留木質長凳上,涵蓋妳我蹤跡的愛情結晶,酸中帶甜的美好滋味。
依偎著彼此坐在長凳上休息。我靠在妳的肩上閉目養神,在喘息中貪婪吸食妳的女性馨香,令我沉迷的天然芬多精。
胸口劇烈的鼓動代替疲憊的我們繼續互訴情衷,拍打著相愛的節奏,妳是否聽見我急馳的心跳正與妳的靈魂共鳴……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117802037-gl%E5%B0%8F%E8%AA%AA%E7%9F%AD%E7%AF%87-%E9%A5%97%E5%AE%B4-%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E6%85%8E%E5%85%A5%29


 


註一:雅典娜是希臘的理性之神而維娜斯是愛情之神,因此主角才說她的情人是兩者的繼承人。


註二:中國結的一種,中國古老而寓意深長的花結,取『永結同心』之意。制作方法拉、穿、壓等,起源于古代婚嫁習俗。


參考資料:http://big5.hwjyw.com/resource/content/2011/05/04/17692.shtml


 


後記:


喵~~~本文靈感來自神無月巫女動畫中千歌音的一句話:「我來彈奏妳的永恒夜晚。」
人們常用琴瑟和鳴這個成語來比喻夫妻感情融洽,也有人把彈奏樂器當作親密行為的暗喻,
貓尚未看過任何一篇純粹描寫嬌喘呻吟的情色小說,決定自己挑戰一次。將簡單的樂理與歡愛作結合。


「凡物不得其平則鳴」,此文是貓對充斥大量狀聲詞H文的「不平之鳴」。
H的喘息呻吟具有音韻美感,不該總是用狀聲詞來處理,它們有資格得到更好的對待,更多的重視;於是,這篇小說誕生了。
貓沒有正式學過音樂,也很久沒看樂譜這種東西,幾乎全憑印象來完成音樂隱喻,若貓有學過鋼琴之類的,應該會寫得更好吧!


這是貓第三度挑戰磨豆腐,這也是個乏人問津的H題材,相當可惜。
在視覺上,磨豆腐具有明顯的對稱美感;在聽覺上,磨豆腐毫無疑問是GL專屬的動聽戀曲。


貓懶得替短篇小說的主角命名,總是用第一人稱或第二人稱來寫作。然而,這卻是災難的開始。
在下筆之時,思路無法像使用第三人稱一樣縝密,靈感開始染上意識流主義的色彩,
寫出來的東西丟三落四,寫完之後還得不時回頭檢查小說是否產生「思想跳躍」的毛病,隱喻風格的情色小說果然很難寫,不知何故冒出很多說明用的破折號——。


對了!請沒學沒過民法的讀者,無視主角之間關於「不當得利」的爭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