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8日 星期五

GL小說 迴旋曲 曲目零 纏綿 (18禁,過激H,慎入)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昏暗的房間裡,一對女子躺在床上,像是尚未誕生的雙胞胎緊緊地貼著彼此的赤裸。


桃香,我好怕。」黑髮女子窩在捲髮女子懷中,被對方的溫暖的體溫與甜美的氣息包圍,身體卻在微微顫抖。
「怕什麼?」捲髮女子豪爽得回應。
「跟妳在一起,實在太幸福了,幸福得像在做一場美夢。我們會不會遭天譴?」
「天譴?我們又沒錯壞事。」
「有人說同性戀不正常,我們能一直這樣下去嗎?」黑髮女子說著說著,不自覺留下了幾滴眼淚。
「揚羽,別擔心。我現在不就還好端端在這裡陪著妳嗎?」桃香伸出白皙的指尖輕輕地抹去她臉頰上的淚珠。
「嗯……桃香,我愛妳。」揚羽將頭埋進桃香胸前柔軟的溫度裡,像是棲息在花瓣上的蝴蝶,良久也不捨得離去。
「揚羽,我也愛妳。如果妳再繼續杞人憂天,懷疑我們相愛的正當性,今年七夕,就別想吃到我親手做的巧克力了。」懷中的人沒有出聲,頭也沒抬起來,只是不時用力揉捏捲髮女子的手臂以示抗議。
「好痛!別捏了,如果我被妳捏成殘廢,我就做不出巧克力了。」抱怨的捲髮女子將戀人摟得更緊,想要向對方證明彼此相依的體溫不是夢境,是貨真價實的幸福。
「我說……桃香,妳是我的初戀,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愛上女人,我真的很不安。而且女人和女人又不能結婚……」桃香的懷中傳來戀人悶悶的聲音。
「誰說的?我們可以到其他地方結婚。」
「真的?」揚羽抬起頭來,一雙杏眼因雀躍而睜大。
「當然,等我還完家中的債務之後,我們一起逃離這裡。」
「妳會不會像我的父母一樣,有天突然消失不見?」
「傻瓜,我現在不就在這裡嗎?」
「嗯!我會等妳的,所以妳要快一點哦!萬一我們都成了老太婆,穿婚紗就不美了!」
「沒關係,醜新娘還是可以結婚的!」覺得戀人的擔憂十分可笑,桃香興起了揶揄對方的念頭。
「我才不要呢!」揚羽的語調明顯透露出她的不悅。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捲髮女子像在安撫小孩似地摸摸揚羽的頭。
「我就知道,桃香對我最好了!」懷中人似乎很滿意戀人的答覆,飛快地在她臉上留下一吻,露出心滿意足的的笑容。


 




 


黑髮女子懷著愉快的心情,走進一家咖啡廳,今天是她和戀人約會的日子,她說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她走到某名捲髮女子的身旁坐下,迫切地想知道戀人究竟想對她說什麼。
「桃香,我來了!妳說有重要的事情商量,是什麼?」
「揚羽,我們以後不要見面了。」出乎預料之外的回答,黑髮女子心中竄起了不知名的恐懼。
「為什麼?桃香,妳不愛我了?」
「不是……」桃香低下頭,欲言又止,不敢正視眼前的女子。扭扭捏捏的態度,和平常的豪放灑脫的形象渾然不同。
「桃香,發生了什麼事?」察覺到戀人不對勁,揚羽從坐位上站起,雙手捉住對方的肩膀。
「我……我……我要結婚了。」桃香的聲音細若蚊鳴,但是揚羽聽得很清楚。
「這是怎麼回事?」揚羽更用力地捉著戀人,彷彿不這麼做,桃香就會像凋零的花瓣一樣隨風而逝。
「為了還債。我還以為已經把父親遺留的債務還清了,沒想到還有另一筆,那筆債就算我花一輩子的時間也還不完。債主說若我嫁給他兒子,債務就可以一筆勾銷。」
「不要!我不要這樣!妳能接受嗎?接受這種與買賣無異的婚姻。桃香,妳別嫁!乾脆我下海賺錢幫妳還債!」
「揚羽,別開玩笑了!我絕不會讓妳去做那種事!」捲髮女子不由得加大音量,有時戀人的天真爛漫令她頭痛。
「那妳為了還債就可以把自己賣了,然後丟下我一個人?」不甘示弱,黑髮女子也開始怒吼,引來其他客人的狐疑眼光。
「揚羽,對不起……」自知理虧,捲髮女子的聲音變得低沈微弱。
「桃香,妳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妳,等妳解決家裡的問題,然後移民和我一起生活……」黑髮女子的沮喪隨著淚水滿溢而出。
「揚羽,對不起。請妳諒解。」
「桃香……我討厭妳……」丟下這句賭氣的話,揚羽哭著跑走,留下捲髮女子一人。桃香很想衝上前去,將她抱在懷裡安撫她的情緒,但是她不能,她已經失去資格了,她已經不是揚羽的戀人了,而是這段感情的背叛者。





揚羽已經三十幾天沒和桃香見面了。她知道她需要和桃香好好談談,解決兩人之間的問題,而不是像那天一樣無意義地爭吵。她試著打手機給桃香,卻一直等不到回音;她試過寄電子郵件,也全都石沉大海。她又不知道桃香住在哪裡。桃香,她的戀人,突然人間蒸發,從她的生命裡消失。只有房間裡她特地替桃香準備的枕頭,證明她存在過。揚羽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一聲門鈴劃破了暗夜的寂靜。她起身走到玄關應門,朝思暮想的身影像夢境般映入眼簾。


「桃香?我在做夢嗎?」
「不是夢,我是真的。揚羽,我……」」桃香伸手撫摸揚羽的臉頰。
「怎麼了,桃香?」揚羽覺得她的模樣有點奇怪。
「……我不想嫁。我好怕,我好怕以後沒有妳的日子。」她的雙手離開臉頰,環繞著揚羽的腰,像是失溫的人,身體緊貼著對方,探尋著能守候她的熱度。
「嗯……桃香,先進來在說,外面有點冷。」熟悉的桃花香氣鑽入鼻息,讓她迫不及待地想將戀人拉進屋裡。
「桃香,妳會餓嗎?要不要吃點東西?」進門之後,揚羽熱情地招呼著失蹤已久的戀人。
「不用了,揚羽。我想去房間。」
「房間?我知道了。」一絲奇異的意念閃過桃香的雙眸,揚羽看得出來她不對勁,但是也不知該從何問起,帶著她進入兩人再也熟悉不過的空間。
兩人並肩坐在床邊,默默無言。幾分鐘後,桃香開口了。
「揚羽,妳想吃巧克力嗎?」
「好啊!」揚羽向來就喜歡巧克力的滋味,濃烈甜蜜中挾雜著醉人的苦澀,就像愛情。
「像之前那樣餵妳吃好嗎?」揚羽害羞得點點頭。
桃香拿出巧克力,含在自己的唇瓣裡,將巧克力送進揚羽微微張開的櫻桃小嘴,舌尖趁著隨著融化的巧克力順勢進入對方的領域,勾起戀人的小舌,吸吮舔吻,直到深褐色的甜食在兩人的口中完全化散開來,才放開對方。
「好吃嗎?」捲髮女子露出春花一般的笑容柔聲詢問。
揚羽原本想回答「很好吃」,但是她突然覺得身體的狀況有點怪,莫名地發熱,原本的稱讚頓時化成了充滿恐懼的疑問。
「桃香,巧克力裡放了什麼?感覺好奇怪,身體好熱。」揚羽的手不由自主地想要探進自己的雙腿之間,身體深處似乎有什麼在躁動著。
「揚羽,不用擔心。那是我做的。妳以前也吃過。和情人節的巧克力一樣。」桃香捉住了她往中心前進的手。
「桃香,妳想對我做什麼?」碰觸她肌膚的手和以前一樣輕柔,卻令揚羽感到無端的恐懼。
「別怕,我只是……想抱妳。想要毫無顧忌地感受妳的一切。」桃香的雙手安撫性地平順著她的長髮,在她臉上落下無數細碎的吻。
熟悉溫柔的吻落在揚羽的肌膚上,勾起了她身體裡的記憶,渴望戀人撫觸的慾望漸漸甦醒,與巧克力的效力會合,沸騰化為灼熱岩漿。揚羽疑惑地凝視著戀人深褐色的雙眼,與她交會的瞳孔中閃耀著燎原星火。一觸即發的慾望,像是蓄勢待發的火箭,一旦發射升空,就再也沒有回頭的餘地。揚羽的手攀上桃香的肩膀,雙雙倒在床上,十指交扣,擁抱接吻,舌頭放肆地盡情與對方纏綿,吸吮啃咬著彼此的溫度,直到呼吸困難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嗯……桃香……我以為真得再也見不到妳了……」揚羽在喘息中道出她的不安。
「揚羽……今晚我不想離開妳……」桃香手指輕撫著她的肌膚, 如同秋水般流轉的眼波裡滴出了某種不捨的依戀。
迫不及待的兩人伸手扯下彼此身上所有礙事的布料,讓緊貼的微熱肌膚熨燙著熱切渴求的靈魂,噴在彼此身上的氣息滾燙得彷彿能融化一切。桃香毫不猶豫捉起揚羽白皙的玉足,舔舐著每一根腳趾,引起一陣扭怩顫動,最後舌頭停駐大拇趾和食趾之間細細舔吻,迫使她發出尖銳的呻吟。靈巧的手撫摸著潔白光滑的腳底,延著小腿,一路往上,滑行至膝蓋背面薄弱的皮膚,來回挑逗著她的次要敏感帶。捲髮女子對她的身體是如此熟悉,她的皮膚哪裡敏感,哪裡脆弱,哪裡最喜歡被疼愛,她全都瞭若指掌。她不知自己究竟身處天堂還是地獄。假如她不是在地獄,為何她的體溫高得像是熊熊烈火?假如她不是在天堂,為何她輕飄飄起像是靈魂要飛了出去?無論是哪一個她都不在乎,只要桃香回到她身邊就好,其他事情都不重要。欲望在她體內無聲地嘶吼,像頭坐困愁城的野獸,奮力衝撞柵欄急欲脫逃奔向自由,她只能在喘息中無助地輕喚著戀人的名字。
「啊……桃香……我想要妳的……」話還沒說完,理解她需求的戀人,早一步將手指送進她的熾熱,填滿她極待被滿足的渴望,再次安心地將自己託付給眼前的人。看著這樣的揚羽,桃香的嘴角漾起一抹略帶淒楚的微笑。等她離開之後,誰會來代替她守護這個她所鍾愛的靈魂?那個人也會和她一樣疼愛她嗎?桃香搖搖頭,強迫自己暫時忘卻不明確的未來。今晚,她只想,只想盡情得感受揚羽的一切,索求她的靈魂,將這分愛深深刻印在她的記憶中。她要甩掉所有現實的殘酷,與她纏綿。一句話,打斷了桃香的思緒。
「桃香……停一下……嗯……我想……吃妳……」身下嬌喘的可人兒,勉強在喘息中提出了她的要求。
桃香緩緩退出手指,移動位置,張開雙腿跪在方便讓揚羽做事的位置,自己伸長雙手摩娑著戀人胸前小巧可愛的渾圓。揚羽撥開她的私密花瓣吸食汩汩流出的瓊漿玉液,她忍不住沉醉在她所給予的陣陣快感,讓她空虛的體內,也渴望被充實填滿。
「嗚……揚羽……妳……我也想被妳……」趁著勉強還能思考之際,桃香斷斷續續地向身下的人說道。
「嗯……那……換個姿勢躺到我旁邊……我們一起……」揚羽用略帶沙啞的嗓音回答道。


桃香按照揚羽的意思,側躺在她身邊。兩人靈巧的手指延著大腿根部溼潤的線索,鑽進對方的私密,指腹熟練地按壓出讓對方銷魂蝕骨的正確密碼,在柔軟裡親密地訴說綿綿情話,透過指尖訴說著難以言喻的心意。久未相見而積壓的欲望與情感一次爆發,予取予求地追討著三十幾天的空白,靈魂恣意在快感裡放縱。早已記不清是第幾次與她裸身糾纏,無窮無盡地索取彼此的肉體與靈魂。她甘願靈肉被愛情的灼熱消融怠盡,與她重組,幻滅重生為一隻鳳凰,再也不要與她分離。兩人在情感的激烈碰撞中,欣喜若狂,淒厲叫喊,嬌喘呻吟在空氣中結合,振盪著彼此的感官。揚羽感覺到眼前的人體內強烈的抽搐痙孿,她泛紅的臉頰綻出一抹微笑,悄悄加入另一隻手,按壓著戀人敏感的小核,被戀人包覆的手指快速移動,將她推向情海的頂端,讓她發出一聲刺耳的吶喊。
「啊----揚羽……妳……怎麼突然……」桃香滿臉通紅地向旁邊的人抗議,可愛的戀人臉上掛著一抹惡作劇成功的笑容。
「誰叫妳三十幾天都不理我,這是懲罰!」看到那俏皮的表情,桃香實在很難生氣。
「算了!揚羽,妳想不想要『那個』……」
「『那個』?可是我好像有點承受不住……」
「但是,妳說過很舒服……」
「確實很舒服……」由於心虛,揚羽不禁越說越小聲。
桃香撈出抽屜裡的潤滑劑,接著拿起枕頭,墊在揚羽的臀部下方,將她的雙腿調整成M字型,自己跪在她的雙腿之間。捲髮女子將潤滑劑塗在手指上,慢慢地將右手食指送進戀人的私處,中指送進戀人後方的密穴,時而輕輕按壓,時而前後抽送,挑逗著戀人體內極為敏感的地帶,讓她因強烈的快感而全身顫動,發出慘絕人寰的呻吟,腦子一片空白,只希望戀人能停止對她的種種折磨,卻又很矛盾地想要戀人給她更猛烈的攻勢。膨脹的欲望瞬間化為狂爆焰裂,讓揚羽產生陷入煉獄的錯覺,彷彿業火正肆無忌憚得煎熬著她的靈魂。她不由自主地追逐著桃香的手,身體漸漸拱起,在一波波強烈快感的侵襲之下,忍不住出聲求饒。
「嗚……嗯……啊……不行了……桃香……」
看著欲仙欲死的戀人,捲髮女子不忍心繼續折騰她,她的左手撫上戀人私處上方的小核,輕輕摩擦,右手加快速度,讓被慾火焚燒的戀人盡快解放。高潮瞬間,揚羽覺得體內彷彿有個沉寂多年的火山爆發,流出了積壓已久的高溫岩漿,餘震還殘留在體內,搖撼著她的世界。旁邊的戀人擦掉手上沾染的晶亮液體,彎下身體,朱唇貼在她的耳邊,呢喃問道:「揚羽……妳還好嗎?」
「嗯……很累……但是很舒服……感覺很……清爽……」揚羽的話說到一半,就變成了含糊不清的囈語,她還想繼續和桃香談話,但不聽使喚的沉重眼皮卻緩緩下垂,她疲憊地進入夢鄉。
「揚羽,妳還真是孩子氣……」一旁的戀人無奈得搖搖頭,替她擦拭身體,蓋上床單,自己則是起身收拾歡愛過後的殘局。


收拾過後,桃香無法成眠,目不轉睛地凝視戀人的睡容,想將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收藏起來,透過靈魂之窗烙印在心底深處。她多麼希望神能多給她一點時間,她多麼希望時間能就此凍結。如此,她就不用嫁給男人,也不用離開揚羽。可是時間從來就不等人,一分一秒地流逝,命運的齒輪也不曾停止迴轉,將人們推向既定道路。桃香必須與揚羽分道揚鑣。她心中祈求著從未有過的自私心願,最好山崩地裂,毀天滅地,世界終結。


窗外的薰衣草色的天空泛起了魚肚白,附近居民飼養的雞隻,克盡職責地起床報時,提醒人們天亮了,嶄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一夜未眠的捲髮女人,視線戀戀不捨地停駐在一旁熟睡的黑髮女子身上。
「對不起,揚羽。我不想離開妳……但是,我更不想拖累妳……再見了……我愛妳……」她撥開如同面紗般遮蓋著揚羽面容的烏黑青絲,手指憐惜得刻劃著她的五官,最後一次占有她的唇,穿上衣服悄然離開曾經圓滿她人生的靈魂。





鈴鈴鈴……一道響亮鬧鐘鈴聲劃破黑髮女子的美夢,揚羽自甜美的夢中悠悠醒轉,轉頭想要向戀人道聲早安。她下意識地伸手摸摸隔壁的位置,探求昨晚與她共度春宵的戀人,卻撲了空,只有床上殘留的溫度證實她不是在作夢。「嗯……桃香……咦?不在?」她慌張起身,連衣服也不穿,在家中四處尋找著戀人的蹤跡。然而,家中似乎只有她一人。她走進客廳,看見茶儿上有個她沒見過的東西。一紙紅色在她的視野裡張牙五爪的肆虐,像是看見淋漓鮮血一樣驚心動魄,她顫抖著手指拿起喜帖,打開卡片,一張紙條從夾層中掉落。愛人的字跡隱沒在一片慘白裡,上面寫著:「要不要來,由妳決定。我們的最後一面。」她拿起卡片檢視烙印其中的內容,鑲在紅紙上的金漆就像她對桃香的愛,嵌在她的心坎裡,無法分離,難以割捨。她從不知道,顏料勾勒的輪廓居然也能如此觸目驚心,嚇得她連張紙也拿不住。「桃香,原來昨晚,妳是來向我道別的……」昨夜的溫存瞬間消散無蹤,徒留戀人離去後的岑寂與清晨冰冷的空氣合而為一化為椎心刺骨之痛衝擊著她的靈魂。黑髮女子無力地跌坐在地上,拿起掉落的卡片與白紙,闔上溼潤的雙眼,任憑心碎淒楚逃離她的眼眶。


桃香……這是妳最後的選擇嗎?我會去的,一定!三天之後……我們的最後一面……


揚羽雙手扶著茶儿勉強自己從地上站起來,提醒自己愛情並非人生的全部,她還有其他的責任等著她去執行。她踩著踉蹌的腳步,強迫自己振作,擠出一絲笑容,整裝出發前往上班地點,將失戀的痛楚拋諸腦後。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95478600-gl%E5%B0%8F%E8%AA%AA-%E8%BF%B4%E6%97%8B%E6%9B%B2-%E6%9B%B2%E7%9B%AE%E9%9B%B6-%E7%BA%8F%E7%B6%BF-%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E6%85%8E


 


後記:


喵~~~這是前傳。靈感是這首歌!


 


 


依然虐成分居多!這篇小說是被詛咒了嗎?


原本預定要由小花小月優先執行的互攻互受任務,變成由揚羽和桃香來執行了!


貓的H文怎麼都那麼長?貓總是用水相關的字眼來做H文中的各種比喻,這次想說來換個口味,改用和「火」相關的詞彙,似乎很快就詞窮了!還是水比較好用!


 


1 則留言:

  1. 看著竟然有流淚的衝動

    版主回覆:(01/29/2013 04:19:30 AM)


    這篇有那麼虐心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