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GL小說短篇 磨鏡 (18禁,過激H,慎入)

警告:女女過激滾床單慎入,未滿十八歲請勿觀賞,請勿模仿。不適者請盡速逃離。


親愛的,我回來了。妳是否等我等的不耐煩了呢?我看見妳微皺的眉宇之間殘存著幾絲疲憊。對不起,今天加了班,比平常慢了一點到家。明明只是分開了幾個鐘頭,我卻非常地想見妳。妳是否也一樣想念我呢?我撫上妳的指尖,傳來的只有冰涼的溫度與平滑的觸覺。很寂寞吧?一個人留在家裡。別生氣,我會好好補償妳的。洗完澡後,我就會來陪妳。真不希望滿身狼狽的我繼續倒映在妳澄明的眼眸中,雖然我知道妳從來就不在意我的外表。


妳的嘴角勾起淺笑,宛若在嘲弄著我的堅持。


「都認識多久了,妳還在介意這種事?」我知道妳一定是這樣想的。我們對彼此的意念總能心照不宣。語言是溝通最大的隔閡,人們常常口是心非,不是為了無謂的禮節說些客套話,就是為了達成目標盡說些厚顏無恥的謊言,何其愚昧又虛偽 !



人們常說:「美麗是膚淺的。」卻又汲汲營營地追求著漂亮的外貌,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狠下心來破壞父母賦予的本來面貌,多麼矛盾又可笑!無論外表多麼醒目搶眼,也掩蓋不了他們的卑劣與醜陋,矯柔造作的後果便是得到同樣浮誇的情感,揮之即來,呼之即去,不像我們能夠共享純粹、真摯、長久的愛戀。



我不需要別人,我只需要妳。妳是我此生唯一的真愛,永恒的眷戀。別人不會認真傾聽我的的心事,只會在我耳邊絮絮叨叨說些膚淺的話題,向我獻殷勤的男人也只對我的外表感興趣,一旦發現真實的我與他們的期望大相逕庭,他們便開始疏遠我,對我敬而遠之。



只有妳不同,妳是特別的。妳深諳我的一切,優點與缺點,光明與黑暗,卻從來不曾棄我而去,只要我伸出手,就會看見妳依然在老地方等待著我。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需要法律見證的那紙結婚證書,更不需要那枚束縛著彼此的戒指。那些東西只是對我倆感情的褻瀆。打從出生開始,我倆的小指早已纏繞著月老的祝福,鮮紅的羈絆。我灰飛煙滅的那天,妳也會跟著一起消失;我們和其它情侶不同,可以真正做到同生共死。



散發清爽沐浴乳香味的我,再次來到妳的面前。只是靜靜地妳相互凝視,就覺得很幸福,妳純淨無比的眼瞳總能輕而易舉地滌淨我的悲傷與孤獨,沉澱紛擾俗務,還原我心湖原本的平靜樣貌。手掌隔著玻璃與妳相貼,我渴望能碰觸到妳,一個永遠也不可能實現的滑稽心願,就連微揚的嘴角都在嘲笑主人的愚昧。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妳無法穿越這層阻隔來到我的面前,我亦不能跨越這層透明的界線。這世間充滿爾虞我詐的勾心鬥角,強取豪奪的利益衝突,我不希望純潔的妳遭受喧囂塵世汙染,繼續待在那一方清境裡,對妳才是最好的。無論如何,都不該為了滿足我自私的心願,玷污妳樸實的本質。



玻璃這層透明清澈的限制是多麼地殘酷又仁慈,它保衛妳的純潔卻又要分隔我們兩人。瞿然驚覺指尖傳來的溫度與昔日截然不同,柔軟的觸感中帶著生命的熱度,承受不了此等驚喜,我不由自主地後退一步,妳隨之向前踏出,唇瓣撫上我輕啟開闔的雙唇,千言萬語在沉默中流轉,滴進彼此的心湖,劃出層層名為感動的漣漪。



分開唇瓣,說話能力卻早已迷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式來感受彼此。難以自持,激動的情緒凝聚成逃脫眼眶的珍珠,我顫抖著手指撫過妳肌膚的每一吋,細數妳身上與我相同的傷痕。妳並非無懈可擊。然而,這種瑕疵更加成就了妳的美好,那是我們共同成長的最佳見證,它們忠實地紀錄我們共度的年歲。日復一復,年復一年,我們總是陪伴著彼此。



不知何時,妳早已將我推倒在床上,動作極為輕柔,彷彿害怕會將我弄碎,顧盼流轉之間透露出滿滿的寵溺。若能碎在妳的手中亦是至高的幸福,只是妳捨不得傷害我,如同我不願看妳受苦受難。


妳再次剝奪我唇舌的自主權,手指好奇地在我身上探索,從臉頰開始仔細撫摸,延著曲線滑向我的胸脯,逗弄著粉色端點。妳對我的喜好瞭若指掌,並未在我胸前的堅挺作多餘停留,轉向渾圓下方的白皙輕輕按壓,慾望的熱流自腿間汩汩湧出,渴求的顫音從喉頭匆匆脫逃。



一直都很想和妳做某件事,輕輕拉扯妳細長的髮絲,大腿磨蹭妳的肌膚,暗示我的企圖。揚起宛若和煦陽光般的溫柔微笑,妳將我自床上扶起,讓兩人的雙腿交跨堆疊,私處緊密相貼,我們儼然成了完美的對稱,宛若DNA雙螺旋結構緊緊糾纏。準備就緒的我們著手進行最神聖的儀式,反覆著重合的律動,相愛的節奏,破碎的聲音讚訟著互相取悅的歡騰;快感在私密花瓣間的結合與對抗之間游走反射,意識逐漸湮沒,周遭的一切變成了三稜鏡,而我們是萬花筒中芯,變化多端,層出不窮,時而化成春日盛開的繁花 、時而化成夏夜璀璨的煙火、 時而化成秋季豔麗的紅葉、時而化成冬天純白的結晶……腦海根本就來不及逐一記下每一張絢麗圖像;每一次胴體的緊密結合都恍若夢境,是如此地虛幻美麗,縱然是海市蜃樓亦令人惹不得移開目光,只想繼續沉浸在旖旎景致中,把握住虛無縹緲的苦短春宵。



一陣天旋地轉的快感聲勢浩大,透過妳我緊貼的脆弱肌膚傳向四肢百骸,抵達終點的我們捨不得結束親密接觸,雙臂環繞著彼此, 唇瓣貼合,在纏綿熱吻與歡暢餘韻中進入夢鄉。



次日醒來,妳不在我身邊。我的雙腿間仍殘留著情慾的痕跡,昨夜的一切只是南柯一夢,感到些許失落的我站在鏡前,察覺玻璃上有張紙條。



「親愛的,我永遠會在這左右顛倒的世界裡等到妳的歸來。」



一股暖意隨著文字流入心中,昨夜水乳交融的溫存並非幻夢,我打起精神,對妳露出甜美笑容,準備迎接嶄新的一天。


http://chatenoir.pixnet.net/blog/post/150823616-gl%E5%B0%8F%E8%AA%AA%E7%9F%AD%E7%AF%87-%E7%A3%A8%E9%8F%A1-%2818%E7%A6%81%EF%BC%8C%E9%81%8E%E6%BF%80h%EF%BC%8C%E6%85%8E%E5%85%A5%29


後記:
喵~~~這是一個自戀狂的故事。前半段根本就是獨角戲,主角還能演得這麼投入,真是敗給她了。不過她比Nacissus強多了,她的愛是從裡到外的,不像那個男人只看上了外表。
磨豆腐一段萬花筒的幻覺隱喻還真是難寫啊!
h果然還是用第三人稱比較好寫。不論用第一或第二,感覺像極了在寫情書,實在礙手礙腳。
寫這篇文的原因是:百合會上的網友認為自攻自受很虐心,貓就想試著把自攻自受甜美的一面表現出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