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7日 星期一

GL小說 短篇 幸福期限

一切都很舒適。


女人坐在蓬鬆柔軟的沙發上,隨手翻看著腿上的雜誌。喝著另一個女人替她泡的下午茶,享用著她親手做的蛋糕。


午後和煦的陽光灑落在她身上,她舒服地瞇起眼睛,像屋頂上打盹的貓兒一樣慵懶。


她放下茶杯,伸手摸摸微微隆起的肚子,想像著棲息在腹中的小生命將會是什麼模樣?男孩?女孩?會長得跟她很像嗎?



她總是看著她。


她看他摟著她,看他牽起她的手,看著他與她步入禮堂,看著他一次又一次地為她實現願望,看著她為了他露出比朝陽還要更燦爛的笑容;


而她什麼也沒辦法為她做,除了友情之外,她什麼都無法給她;除了友情之外,她什麼都得不到,得不到她那比蜂蜜還要更甜美的微笑。


但是,情勢逆轉了。


如今,那個他只會讓她傷心落淚,那個他什麼也做不了。



女人抬頭看看牆上已經成為歷史的男人。


她開心地笑了。


這一次,是她贏了。


她將成為實現她最大心願的那個人,而不是他。



現在,他的女人是屬於她的,每天對著她噓寒問暖;她住在他與她共同的房子裡,名正言順地擠進了原本只屬於兩人回憶的空間。


終於將她搶過來了,即使只有十個月也好。


這十個月,她再也不會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她是她最重要的人。


她喝了一口茶,吞下最後一口蛋糕。為什麼明知巧克力的味道苦澀,她還是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差不多該準備出門了,產檢的時間快到了。身體還好嗎?」洗完衣服的她走到她面前,用像母親一樣的口吻詢問著。


「有妳無微不至的照顧,怎麼可能不好呢?」她抬起頭,笑著回答。


「又說這種話!這是理所當然的。走吧!」她伸出手,牽起坐在沙發上的她。



牆上的男人望著妻子與她的好友離去的背影,獨自被遺留在黑與白的世界裡。


 


 


2 則留言:

  1. 牆上的男人照片仍在,她是否還對他存有一絲希望?女人決定等她生下孩子後,策底的將關於他的東西除去,女人相信在剩下的九個月(ps.知道懷孕後通常是一個月後的事)裡一定可以達成這個目標,再久的時間女人都願意付出,畢竟女人早已不在意在她身邊默默守候了多久的歲月。

    文章很美,一時心血來潮,也算以文會友,別見怪

    版主回覆:(11/28/2012 08:22:19 AM)


    牆上的男人已經死了,頂多只剩懷念了。我的暗示做的不夠明顯嗎?「黑與白的世界」=遺照。

    至於妻子的好友兼代理孕母是否能在十個月內贏得對方的心,留待讀者去想像。但我希望她能達成目標,我覺得她的犧牲很大。

    謝謝!無論是寫何種故事,我的主要目的在於傳達美感或者某種深刻的情誼。

    當然不會見怪啦!能夠得知讀者的想法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回覆刪除
  2. 這樣說明就清楚了,剛開始看了好幾回,總覺得有些卡卡的,以為她跟老公吵架,而女人趁機介入,但是有覺得老婆懷孕,老公卻不在身邊照顧,也很怪,文中因為有兩個女人,所以都是女字旁的她,會讓人分不清,至於代理孕母則完全不在我的認知裡,所以我想像的劇情算是走到另一個方向,雖然如此仍是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

    版主回覆:(12/20/2012 12:12:55 PM)


    三人的關係是這樣:妻子想要替丈夫生個小孩,但是直到他死了一直都沒懷孕。之後想要做試管嬰兒,卻發現她有不孕症,只好找別人代勞了。

    回覆刪除